2017 : 12 : 31 . 然後 . 怎樣 . 貳零壹柒┆靳鉄生┆ESCAPE.HK

2017 : 12 : 31 . 然後 . 怎樣 . 貳零壹柒┆靳鉄生┆ESCAPE.HK

「然後 . 怎樣」這個年度回顧系列,我一直都在用同一個格式寫了七年。每一年起始的格式,都是這樣的: 「每年到了十二月的時候,坐在冷得什麼也不想幹的書桌前,我都會想盡辦法的用溫泉水一般的回憶,去讓冰得跟岩石一樣堅硬的腦袋,變回果凍般的狀態。這樣,我就可以繼續的去寫,寫那個每年年終都會延續的《然後.怎樣》系列。」 這一年,我真的無法再這樣子的寫下去了。因為這一年的冬天,根本就不冷。2017年的12月,有大半個月都和暖到可以在晚上穿短褲出去玩的地步。 有人說「全球暖化」是個謊言。這方面,我沒有研究沒有發言權。但我先不說全球有沒有暖化,我只知道,現在的天氣,是確確實實的,跟我小時候過的天氣好不一樣。至少,我猶記得,三十多年前的香港,四季分明,而且,冬天很冷。看看今天的香港,看看今日的地球,我不知道什麼是謊言,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們人類一定是地球的「癌細胞」。正因為我很清楚的看到這個真相,所以更加堅定了我不想生育的想法。始終,我相信,人類人口再繼續無法控制地澎漲下去的話,終有一天,我們是會跟地球一起玉石俱焚的。 回顧2017年,這一年的下半年,大概是我近年過得最開心的半年。 2017年5月。網路電台「熱血時報」舉辦了新主持的招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我竟然第一時間跑去了報名。 從來,電台都是我成長與生活中最重要的一環。五年前,因為「香港人網」的網台節目《早朝天下》,因為一個叫「黃洋達」的男人,我收聽大氣電波電台的習慣就從此被改變;從那一刻開始,我慢慢的開始放棄了追隨多年的公眾電台「叱咤903」,變成了一個只聽網路電台的「網台撚」。2012年,黃洋達於立法會選舉敗選,旋即成立了網路電台「熱血時報」。「熱血時報」從此佔據了我生命中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完全的成為則我生活中的資訊與娛樂的重心。 2017一年,他們公開招募學徒,獲選的新主持們,會有跟師父們學習的機會。從來都只作為一個小粉絲的我,竟然膽粗粗的放下了社交障礙包袱,第一時間去參與了招募。自此,2017年的下半年,我就多了一個「熱血時報」節目「TCO」主持的身份。 其實,選擇參與招募,除了想當主持以外,背後還有個更大的原因的。在我的生活中,身邊有著太多「深黃」的朋友;也因為「熱普城」分裂的緣故,上一年立法會選舉時,跟我一起「圍爐取暖」過的朋友也漸走愈遠。為了能讓自己能在群體社會中繼續活下去,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嘗試去成為「熱血時報」的一份子。的確,下年半我在「熱血時報」中,跟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成了「TCO」的主持、客串了一些節目、上了台慶的舞台上演戲、為「熱血時報」報紙拍了訪問的照片,無庸置疑,是我在2017年做過其中一個最好的選擇。 而另外一個最好的選擇是,我選擇了要在10月初,在變換工作之前,飛了一次台灣,跟一個我九月時在香港認識的台灣女孩碰面。然後這樣,就促成了我一年中飛了五次台灣的壯舉。 因為這個女孩子的緣故,我騎在機車的後座看到了超不一樣的基隆、走到了大風大霧的陽明山、在北投圖書館與溫泉中渡過的一個安靜的下午、一連三天在三軍總醫院的門外寫台慶劇的劇本、在台中看了「搖滾台中唱秋十年」音樂會、第一次去了花蓮、第一次看到了叫人屏息靜氣的太魯閣、更記得的是台北地下街忍不住流了出來的,屬於開心與感激的眼淚。 正因為有了以上的種種,容我再說一遍,2017年的下半年,大概是我近年過得最開心的一個半年。 @陳妙婷.感謝鄰國大陸不讓你入境!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吧!能夠跟你在香港與大香港遇上,沒有比這更幸運、幸福的事吧! @熱血時報 @黃洋達 @sauwai chan.感謝你讓我能在時報中效力; @joey…

2013 : 04 : 08 . 一年容易又一年┆靳鉄生┆ESCAPE.HK

2013 : 04 : 08 . 一年容易又一年┆靳鉄生┆ESCAPE.HK

2012年末,Rubberband的6號在《Rubberband easy concert 2012》中曾經這樣的說:「喜愛回憶的人,可能都是想逃離現實的人。」 不知怎的,6號在演唱會中說的這句說話,總是在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我想我也是個太沉溺在過去、總不滿於現實的人吧! 最近坐在辦公室,閉起眼睛,我總會想起11年夏天的景象﹣那是個很完美的夏天﹣那一年的夏天,我看到了那個擁有一張最「美得不可方物的笑臉」的女孩,也遇到了一個無可挑剔的夢幻團隊。那時,說要在雜誌一百期之時離開,還不過是一個只存在於幻想之中的戲言而已。 只可惜,再張開眼睛,放眼看看這個我生活了多年的辦公室,看到的卻是個早已變了調、走了樣的空殼。也許你會說還是有些人面依舊,但活在當中的我更加清楚,這裡可是早就失去了那原有的光輝呢。 再閉起眼睛,我又想起了11年的夏天。那一年的八月,在那惜別之日,我坐在空無一人的辦法室,聽到了陳奕迅剛派上電台的《張氏情歌》。當這歌透過耳膜的震動,傳到了我的腦袋之時,當下的那份撼動,我想是我怎也不會忘記的。震撼過後,我就想起了你;我也想起了在澳門的街頭,那輛乘載著兩個乘客,在我們身邊奔馳過的馬車。我想,兩者盛載著的,都不過是我一廂情願以為的宿命了吧。 請不要誤會,我不是放不了手,還想扭轉些什麼的痴漢,至少,對於那份美得不可方物的笑容,我不是。當然,我從不否認,偶爾我也會想起那段日子中很美好的片段;但那只局限於間中拿起相簿翻翻的程度而已。無可否認的,始終,那是段很值得珍藏的回憶呢。 很久,沒有這樣的邊喃喃自語的邊把心情記下。但是每當到了春天,一再想起自己在這裡工作多久,承辦了多期雜誌的時侯,心情總是難免的復雜起來。還好,最近雜誌跟我的關係好像有種愈來愈疏離的趨勢,我想這是個很好的現象。唯有這樣,我才會有下決心的能耐吧。不管那決定是要離開還是留下。 還是6號說得對吧!「喜愛回憶的人,可能都是想逃離現實的人。」這也是我為什麼擁有escape velocity的原因吧!「唯有用這樣的速度去活著,方能逃離這難纏的現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