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 12 : 31 . 《然後.怎樣》. 貳零壹捌┆靳鉄生┆ESCAPE.HK

2018 : 12 : 31 . 《然後.怎樣》. 貳零壹捌┆靳鉄生┆ESCAPE.HK

「然後 . 怎樣」這個年度回顧系列,我一直都在用同一個格式寫了八年。每一年起始的格式,都是這樣的: 「每年到了十二月的時候,坐在冷得什麼也不想幹的書桌前,我都會想盡辦法的用溫泉水一般的回憶,去讓冰得跟岩石一樣堅硬的腦袋,變回果凍般的狀態。這樣,我就可以繼續的去寫,寫那個每年年終都會延續的《然後.怎樣》系列。」 這一年,我真的無法再這樣子的寫下去了。因為這一年的冬天,根本就不冷。2017年的12月,有大半個月都和暖到可以在晚上穿短褲出去玩的地步。 有人說「全球暖化」是個謊言。這方面,我沒有研究沒有發言權。但我先不說全球有沒有暖化,我只知道,現在的天氣,是確確實實的,跟我小時候過的天氣好不一樣。至少,我猶記得,三十多年前的香港,四季分明,而且,冬天很冷。看看今天的香港,看看今日的地球,我不知道什麼是謊言,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們人類一定是地球的「癌細胞」。正因為我很清楚的看到這個真相,所以更加堅定了我不想生育的想法。始終,我相信,人類人口再繼續無法控制地澎漲下去的話,終有一天,我們是會跟地球一起玉石俱焚的。 回首2018,這一年是「失諸交臂」的一年。這一年,能夠錯失了太多的人與事,也未免太多。 似乎十年過去了,人仍是逃不了「對的人,在錯的時間相遇」的詛咒。 在社交媒體上重新上傳年青時笑得燦爛的照片,從大家的留言中,我才赫然的發現,從前的那位陽光男孩,廿年後已經無法再打從心底的展露笑容,眉宇間總是深鎖著抑鬱的氣息。在台灣一人旅行時,我撫心自問,為何會長成今天的這個樣子?除了總是一再錯過以外,大概也是因為怎也無法找到快樂起來的理由吧! 面對種種生活的不如意,我能做的就是不住的逃亡,因此離開香港成了我2018年的主調。 2018年我到過東京、富山、巴黎、台北,再外加兩次縱走台灣,孤身上路成了我逃避現實的最佳方法,也成了我與我跟自己對談的最好時機。很有趣的時,在2001年我編導演了人生的第一齣舞台劇,名字叫《那一夜,我與我在伯特利的井底唱遊》。那戲就是男主角走到了井底去跟自己對話,整件事非常的村上春樹,但我真的非常喜歡那個劇本,如今回看,這劇本彷佛預言了,我往後廿年的人生。 2018年是我當了一整年主持的一年,這一年我做了很多我很自豪我做了的訪問:《原來我是一條魚》 的林子傑.余淑媚、「資深攝影師」謝至德、 廣告公司Many Many Plus」的潘永康、《色色山水》的陳嘉秀、台灣桌遊《美麗島風雲》的製作人小伍與賴柏燁。 2018年我也以攝影師的身份拍了很多精彩的人與事:「日本藝術家」牧田恵実、同流《#拚死為出位》、「資深攝影師」謝至德、《美麗島風雲》的小伍與賴柏燁、香港原創英雄「守武者.夢翔」、時裝界傳奇Paul Smith、鞋子設計師Pierre Hardy、「立法會議員」#鄭松泰、「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插畫家.#是但哥」阿柱、「插畫家」#阿塗、「插畫家」林競開、「神奇膠616演唱會」、Rubgy 7s、還有四個多月拍了廿多集PassionPrime的「路系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