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木蘭爸爸病重的那個時候,我算是跟三公主灰姑娘在一起的。」

「啊?!」黛玉驚呼了一下;一直看著前方的木蘭,而也帶點驚訝的望向了彼得潘。

「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彼得潘道,「是啊!整件事我藏得蠻密實的,很厲害吧!連你倆個也騙倒了呢!

我還很清楚的記得,那時候呢,三公主剛剛來了遊樂場不久,我已經覺得她跟其他兩位公主好不一樣,她甫來到我就很留意她的了。你們應該記得,那時我在遊樂場裡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職位,每一天我都不過是在閒來蕩去而已。所以,那時呢,我總是可以有無限的籍口,走去她們的化妝間那邊打打鬧鬧;而且,我還會偷偷的帶些糖果呀、水果呀、還有些小玩意去哄灰姑娘開心;很快的我倆就建立了一份友達以上的隱密關係。

過了不久之後,遊樂場決定要派大公主上京去參加「國際遊樂場親善大使大賽」。大家都知道大公主一點也不想去,所以她跟二公主一起籍故的,在最後一刻把上京的責任推給了灰姑娘。灰姑娘從來沒有也沒有出過國,第一次出國就要自己去參加比賽,還要去得那麼急,善良的她完全不懂得怎去拒絕,唯有硬著頭皮,獨自的上京。

我是在她要上京的那一天才知道這件事的,那時她在往機場的車程上,一直跟我透過短訊聯繫著,從短訊上的文字中,我充份的感覺到她那份擔心與害怕。我在短訊上跟她說,既然擔心如此,還是不要去好了,萬大事都有我在嘛!我可以向大老闆那邊求情的。

當然,到最後灰姑娘還是沒有膽量去這樣做。在短訊中看著她顫顫驚驚的步進機場,我打趣的跟她說,如果我早一點知道的話,我一定會陪她上京的。

我猜,灰姑娘以為我不過是說笑而已,所以她還打趣的跟我說,好啊!如果我能來陪她,她一定會安心很多的。

看到她這樣的回覆,不管她是真心的這樣認為也好,還是只不過是打趣說說而己也好,都足夠讓我看著電話笑逐顏開。

我看了看錶,距離晚上7時30分飛機起孩,還剩下不到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我跟灰姑娘說,時間還剩那麼少,我想來也來不及啦!

話雖如此,但其實當我在跟她通電話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動身趕往機場的途中了。在我換了兩種交通公具,再跳上往機場的鐵路以後,我又看了看手錶,盤算著時間。如果列車沒有誤點的話,我下車的那一刻,應該正好就是航空公司櫃檯剛好停止辦理登機手續的那一刻。坐在列車坐位上的我,很清楚的明白,我已經沒有什麼選擇的餘地的了。只要列車一停定,我就一定要第一時間奪門而出。

當我上氣不接下氣的,跑到了航空公司櫃檯,地勤人員們正準備收拾離開。我用一張急得好像親人就快要掛了的樣子,再加上我誠懇又急切的請求下,她們終於都破例的賣了一張昂貴得很的原價機票予我。那些地勤人員在幫我辦理登機證的同時,也千叮萬囑我,拿了機票以後,要立刻的過海關去;然後,一出了海關關卡,就會看見有專為老弱而設的專車接送服務,坐那專車會比較快到達登機閘口的。

我感激萬分的跟地勤人員們道謝過了以後,就展開了我的機場狂奔之旅。急急的過了安檢、也過了海關,我來到了接送專車的櫃檯。只是,我在那裡心急如焚的等了兩、三分鐘,卻一個人也沒有。我看看了錶,還剩下不到十五分鐘的時間,我唯有拔足狂奔。

在還好不算太繁忙的機場裡面不住的跑呀跑,我的心情竟然愈發的興奮。我想,我正在做著的,絕對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呢!而且更有趣的是,這個任務是絕對瘋狂的呢!愈想,我就愈覺得驕傲,我驕傲我的人生原來也可以任性如此。

在彷彿是跑了一整個馬拉松的距離以後,我終於都看到了那個足以讓我一世難忘的46號登機閘口。

閘口那兒除了那位幫乘客檢查登機證的空中服務員以外,已經一個人乘客也沒有了。那位空中服務員小姐幫我檢查了登機證以後,用很佩服的神情跟我說,她以為我是會坐接送專車趕來的呢!

拿回了登機證,那班A330的航班於都出現在我的眼前。踏上機前的那一刻,我刻意我看了看手錶,顯示的時間是晚上7時26分,離飛機起飛還剩下四分鐘的時間。

走進機艙,我蹣跚在通道上攀過了一個又一個忙著把行李放上行李架的乘客,忽然間,我在叢叢的乘客與空中服務員中的罅隙間,我看到了灰姑娘的身影!

那一刻,她剛把背包放上了行李架,正要找位子坐下的時候,她也在乘客們的身影中,看到了我。

那一刻,站在通道上的我倆四目交投,時間彷彿就此的停頓了一樣;

那一刻,就算我倆中間隔著了再多的人也好,一切都已經沒有什麼所謂了。

終於,飛機快要起飛,空中服務員把乘客們一個一個的安頓好,也因為這班航班沒有客滿的關係,我可以隨意的換個位子,坐到了灰姑娘的一旁。

坐下的那一刻,本來有很多話想要說的我,腦袋竟然忽然的空白了起來。我望著那個還是漆黑一遍的椅背螢光幕,然後說了一句:『對不起啊!』

『傻瓜!』灰姑娘很小聲的說。然後,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的問:『你是怎麼做到了的?』

我只笑不語,從皮衣的口袋中,拿出了我一張我在往機場的鐵路上,手繪的一張登機證給她說:『因為我有這個啊!』

看著灰姑娘很燦爛的笑了一下,她的笑容果然是我在天下間看過,最美得不可方物的笑容呢! 我想,為了這個笑容,要我赴湯渡火,我也會在所不惜的。

在那去程跟回程的飛機上,我跟灰姑娘的手,一直都緊握著,沒有挪開過半分呢!」

一口氣的說了這麼久以後,半帶笑意的彼得潘,又再落入沉思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