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站在警察的封鎖線前面的彼得潘,赫然的聽見,在他所站之處不遠處的左方,平時遊樂場拿來放置廢置膠車胎的地方,有一群民眾拿起了燭光、取出了結他,宣告要用『愛與和平』的手法,去跟全副武裝的警察去抗衡;而觀眾當中,有自稱『咪手』的咪高峰管理人,也透過咪高峰直呼,希望群眾不要搞散運動,不要讓警察有籍口開槍,所要他叫大家拿出手機,讓手機變成照耀世人的燈光,再用歌聲去感化當權者。所以他們自此就開始了閒來無事、一時三刻就唱一次《海闊天空》的習慣。」

我是個一直懷抱著「藝術家應該是社會自身的良心」的理念而活著的人。因此,我總覺得,創作人是應該生活緊緊扣連的。所以,對我個人來說,《遊樂場保衛戰》雖然到最後還不過是在說靳鉄生的故事,但這個故事還是一定要完成的。

就像那一年,不管工作有多忙碌也好,因為我會拍照,所以我都總會抽時間去走訪金鐘、銅鑼灣、旺角的佔領區,用相機去拍下當中的一事一物。

也因為我會說故事,所以我總覺得,若果不用故事的方法,去把這一切以故事的形式去說一遍的話,我是會辜負了我背負的能力、違背了一直相信著的理念的。因此,不管如何,做創作還是做人也好,覺得對的事情,不管有沒有觀眾也好,還是一定要堅持去做的。況且,你總不會知道,今天你所撒下的種子,會在那未知的某一天中,忽然萌芽起來的呢!

 

「今天我…」

站在警察的封鎖線前面的彼得潘,赫然的聽見,在他所站之處不遠處的左方,平時遊樂場拿來放置廢置膠車胎的地方,有一群民眾拿起了燭光、取出了結他,宣告要用愛與和平的手法,去跟全副武裝的警察去抗衡;而觀眾當中,有自稱「咪手」的咪高峰管理人,也透過咪高峰直呼,希望群眾不要搞散運動,不要讓警察有籍口開槍,所要他叫大家拿出手機,讓手機變成照耀世人的燈光,再用歌聲去感化當權者。所以他們自此就開始了閒來無事、一時三刻就唱一次《海闊天空》的習慣。

當每次聽到一大群人唱起「今天我...」這三隻字的時候,彼得潘就會不住的搖頭,然後不住的想起,這歌的原唱者 – 已經逝去的Beyond樂隊主音黃家駒。他真的很想知道,黃家駒如果當年沒死,如今看到這個情況會有什麼樣的感覺的呢?

當然,這場後來竟然持續了79日的「遊樂場保衛戰」,還發生了更多更荒謬、更匪夷所思的奇人奇事。但彼得潘更清楚的知道,就算「遊樂場保衛戰」會發生179日也好,這都不關他的事。關於他的戲份就只有這一晚,就只有在這個滂沱大雨的晚上;而關於他的場口,就只有一個目的,就只有盡力阻止任何流血的事故發生這一個目的。

在彼得潘面前目無表情、一字排開列陣著的防暴警察,默默的從中間分開,把如城牆一樣的盾牌陣中,挪出了一條不到一個身位左右的空間。隨後,在那條狹小的人縫中,擠出了一位穿戴整齊著白色警察制服、沒戴上防暴裝備,跟周邊穿著跟其他警察的官階明顯不同制服的中年微胖警官。警官帶點狼狽的站到了警方防線的最前面,在防暴盾牌前,跟彼得潘相對而立。他舉起了手上的揚聲器,清了清喉嚨,然後嚴厲的道:

「現在是警方對示威者作出的呼籲,

有鑑於示威人仕非法霸佔道路,阻礙政府收回遊樂場的土地。你們的行為對市民大眾的日常生活已構成嚴重影響,希望你們盡快離開,讓公共秩序得以回復,市民大眾的生活不受到干擾。

警方一再包容你們佔領遊樂場前地去集會,但不等於警方不會不採場行動去強制收回屬於政府的土地。當警方行動,要縮緊包圍網的時候,示威者刻意、有組織地向前衝,企圖衝破警方防線。讓一個和平的集會演變成暴行,這件事是沒有人想見到的。這些行為已嚴重破壞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導致示威者自身及前線警務人員受傷。

在勸喻及警告無效的情況下,警方曾經使用胡椒噴劑以阻止示威者的衝擊,希望能夠減低在場人士受傷的機會。然而群眾不斷增加,警方的防線亦不斷受到有組織的嚴重衝擊。人數眾多的示威者不但沒有聽從警方的勸喻及警告,並繼續聚集及進行暴力衝擊,現場情況極之混亂。當天有不少示威人士是有備而來。他們配備護目鏡、口罩、雨傘及保鮮紙等物件遮敝眼睛及身體,以減低胡椒噴劑對其所發揮的功效。

由於施放胡椒噴劑已經不能夠達到阻止人群不斷衝擊的果效,為免場面進一步失控而釀成更嚴重的傷亡,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警方有需要使用催淚煙以即時制止示威者的暴力衝擊、製造與示威人士的安全距離,及制止危害公共安全及公共秩序的行為發生。

警方多次透過揚聲器及警告旗,勸喻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士盡快離開,並警告集結人士須停止衝擊警方的防線,否則警方不排除會使用進一步武力。

我在此再次向現場示威者呼籲,請停止衝擊警方的防線,請儘快從速撒離。否則,如對示威者再屢勸不果,警方將會採用更強的武力,以致達至控制現場混亂、及成功收回土地之成果。」

彼得潘聽著很想竊笑。

明明示威者都退到了後方,明明之前是警方忽然發難對示威者作出暴力驅趕,但警方可以掉過來把事情說成是示威者蓄意挑但釁的模樣。他忍不住的覺得,這種最近充斥在社會中間的扭曲性思考方式,真的很好很好笑。但他設想到為免對方受到刺激,作出過激的行為,他決定強忍著笑意。

「警官,你也看到,當下站在你前面的,就只有我一人。其他的群眾,不是在遠遠的遊樂場大門前療傷、就是在不遠處開揚溢著愛與和平的膠車胎演唱會。雨聲這麼大,你的揚聲器又不太揚聲,其實你是打算說給誰聽的呢?你真的打算一個人說了算嗎?」

警官只擺出了一張嚴肅的臭臉,沒有回答。

天氣變得愈來愈差,雷電交加開始伴隨狂風暴雨而臨。雨點愈下愈大顆,最後雨水變成了冰雹。

終於,渾身濕透的彼得潘忍不住冰雹打在身上的疼痛,打開了手上的雨傘。

看著眼前的那位警官,沒遮沒擋的跟他對持著,而他的同袍又沒有為他帶來什麼遮擋的雨具。彼得潘看著警官又痛又狼狽的樣子,有點於心不忍,所以他慢慢的走向警察的防線,希望能嘗試能為警官在冰雹之下、對持之間,也能帶來一點避雹的空間。

但看來,對於彼得潘的一番心意,警官並沒有打算要領情,反而卻觸動了高級警司的神經。他對彼得潘作出了很嚴厲的警告:「前面的示威人仕,請你立即停步,不嘗試衝擊警方的防線!並放下你手上的武器!我重覆立即放下你手上的攻擊性武器!否則警方會向你作出逮捕的行動。」

「手上的武器?」聽罷,彼得潘呆了半響,「哪有人有武器?這裡就只有我,其他的人都留了在遊樂場那邊。況且我都全身濕透了,你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哪地方可以藏有武器啊?」

「前面的示威人仕,請你必須要立即放下你手上的雨傘!」

「不會吧!」彼得潘覺得難以置信,「什麼?你意思是我手上的雨傘是攻擊性武器?」

「沒錯!請你必須要立即放下你手上的武器,」彼得潘再的很佩服,警官竟然可以面不紅氣不喘的把如此荒謬的話說完,「根據可靠的情報顯示,我城曾經有以雨傘造型的AKB47步槍流入的記錄。因此,我們有理由懷疑,你手上持有的那把雨傘就是傳聞中的AKB47步槍。」

說罷,警官就把他的右手擺在槍袋上以作戒備的右手,終於都按捺不住,把那把前線警務人員一律配備的點三八口徑手槍,從槍袋中拿了出來,指向了彼得潘,然後大聲的喝道:

「前面的男子,我命令你立即放下你手上的武器!重覆!立即放下你手上的武器!否則,我不排除會有開槍的可能。」

話方剛盡,警官背後的警察們,旋即舉起了橙紅色的「速離否則開槍」的旗幡。

「開槍?」彼得潘大惑不解,「長官,你也眼看到的!這裡就只有我一人而已。開什麼槍?為什麼要開槍,你究竟在怕我些什麼?」

「怕?現在是你們犯了法,我們在執行任務,我們是被法律所賦與能使用配槍維持冶安的一群。當社會安寧受到破壞時,我們就有開的權利。」

不知何故,警官的話彼得潘愈聽愈是想笑。最後,他終忍俊不住,大笑、狂笑起來。

「哈哈哈・・・ 我親歷過天鵝絨革命、布拉格之春、阿拉伯之春;又見證過一系列的東歐劇變;我看過最血腥的場面、見過最失控的屠殺。生靈塗炭不只是因為當權者的利慾薰心,而是其麾下有一眾甘於被人操弄、失去了良心思考的、盲目跟從的執法人員・・・ ・・・」

一直都表現輕鬆的彼得潘愈說有愈有點氣忿,他不住的在一字排開列陣著的防暴警察前來回踱步,「我拿著的雨傘是步槍?如此失去常理的歪謬竟然能如此面不紅、氣不喘的出自一個警官的口中?你們真的能相信這個人話?難道你們都不會去質疑的嗎?

如果套用在足球場上,你們像就是一支如德國國家足球隊一樣,機動性強、訓練精良的精銳之師;但來到球場上,你竟然發現,對手不過是一隊由一眾小孩子組成的烏合之眾,你會怎樣?覺得自己被大才小用?然後,你們依舊收到領隊的指示,要用最強桿的攔截、全心全力的去爭取勝利。那你們會怎樣做?把小孩子對手逐一踢到半空、掌控全場100%的控球權、然後不管當守門員的小孩子,會不會把球擋住也好,也用盡全力的把球向球門射去?當球證吹響哨子,完成90分鐘賽事,你們看著如屍橫遍野、小孩子全都傷痕累累的景像下,然後你們走上頒獎台,興高彩烈的去高舉獎盃。對,高興是高興,但你們會不會去思考,這究竟是場什麼樣的球賽?這樣子的勝利又有什麼樣的意思?

如果當一個政權,要拿荷槍實彈去對付手無寸鐵的人民,人民終有一日會把這個政權推翻是無可口非的。

由其是這個地方在廿五年前,曾經如此無限的接近的見證過一個政權用軍隊、坦克去血腥鎮壓自己的人民的話,你們更是毫無籍口去重蹈他們的覆轍。」

彼得潘走到了那位警官不到五步距離的跟前,警官的神色愈來愈緊張,右手的大姆指打開了槍套的鈕扣,擺好了隨時能夠開槍的姿勢。警官這一切的舉動,全都看在彼得潘的眼裡,但彼得潘沒有理會,續道:

「收起你的武器,跟你的同袍們都撒退吧。回去跟你的上司與當權者說,你看到的那眾示威者是何等的和平、如此的手無寸鐵。叫當權者想用心的去聆聽人民的聲音吧!來吧!冰雹愈下愈大,拿我的傘去擋一下吧!」

說罷,彼得潘就把傘舉到了警官的頭上,希望能為警官遮冰擋雹。

怎料,警官非但不領情,還緊張兮兮的拔出了配槍。

然後,就傳來了「嘭」的一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