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怎樣 】 每年到了十二月的時候,坐在冷得什麼也不想幹的書桌前,我都會想盡辦法的用溫泉水一般的回憶,去讓冰得跟岩石一樣堅硬的腦袋,變回果凍般的狀態。

這樣,我就可以繼續的去寫,寫那個每年年終都會延續的《然後.怎樣》系列。

作家Albert Camus 在他的《The Myth of Sisyphus》曾經這樣說:「一個人只要學會了回憶,就不會再孤獨。哪怕只在世上活一日,你也能毫無困難地任憑回憶在的籠牢中獨處百年。」 所以,我時常的都暗自的向老天祈求,千萬不要讓我患上「阿茲海默症」就好了。

2016年,勞煩您了。

請您「再給我兩分鐘,讓我把記憶結成冰。」

那樣我就可以將您鎖在我的回憶之中,永遠不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