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到了十二月的時候,坐在冷得什麼也不想幹的書桌前,我都會想盡辦法的用溫泉水一般的回憶,去讓冰得跟岩石一樣堅硬的腦袋,變回果凍般的狀態。

這樣,我就可以繼續的去寫,寫那個每年年終都會延續的《然後.怎樣》系列。

作家Albert Camus 在他的《The Myth of Sisyphus》曾經這樣說:「一個人只要學會了回憶,就不會再孤獨。哪怕只在世上活一日,你也能毫無困難地任憑回憶在的籠牢中獨處百年。」

所以,我時常的都暗自的向老天祈求,千萬不要讓我患上腦退化症/長者腦部機能退化症(即老人痴呆症、失智症、阿茲海默症)就好了。

2015年,勞煩您,「再給我兩分鐘,讓我把記憶結成冰。」

那樣我就可以將您鎖在我的回憶之中,永遠不滅。

2016年,對香港來說是可怕的一年。

這一年有一班自以為醒了的港豬,甘願把自已手上僅餘那代表自由意志的一票,雙手奉上甘願被人「雷動」,被人用作換來政治利益的配票工具。

那跟土共操縱選舉沒有兩樣的做法,叫我看得目定口呆,叫我感嘆,人類是何等討厭自己的腦袋,也足見人類的奴性是可等的強大。

有很多人會說2016年是最差的一年。但我敢大膽的斷言,對香港而言,這一年一定不會是最差的。

只要土共一天仍在,The worst is yet to come。

對於2016年,嗯⋯⋯我敢說昂首挺胸的說:我有好好的活過;雖然還可以活得更精彩、更美好;

2016年,感謝你給了我完備的一年;雖然,這一年無論怎樣看也甚是美好;

在村上春樹的《舞舞舞吧》中「我」是這樣跟只有十四歲的「雪」說:

「不要死,要活下去。」

是真的, 不管這是最好的時代也好、是最壞的時代也好,

死了就沒戲可唱了。

2016年,晚安。

感謝你,感謝你完成了你的辛勞。感謝你,你給了我們的一切。

好好的睡吧。放心,你的功過就留給歷史去評價好了。

2016年,再見了。

你與我一樣終究只會活一次而已。

對你的思念我會深記腦袋的。

你好好的去吧!我還有更大的挑戰在我的前頭呢!

Good bye!

Thank you and the job well done。

其實每一年走到最後,我最想說的還是這一句:

「新乜鬼野年丫,咪又係捱世界⋯⋯」

#2016 #2017 #yearinreview #然後怎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