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罷《不來也不去》至今,大概有一年半左右的時間。下一個Project:《浮士德的惡夢》三部曲中的最後一部 -《失戀太少》的想法,其實,一早在存在在我的腦袋之中了。

只是,因為一直都找不到適合的人選,而只能作罷。

直至2012年的夏天,因為參演了一個舞台劇的緣故,我認識了一班年青人。

由於這一次的MV,始終牽涉了一些要演繹的成份;因此,要找一些不害羞於演出的演員,就變得非常重要。

因此,這個Project能夠順利完成,我想終歸也算是舞台劇《童話今世》這戲所修來的福份罷。

《失戀太少》是一次充滿了壓力的實驗。第一次要安排這麼多的合作單位去協助拍攝;

第一次在拍攝之前,完整的寫好了一個分鏡的劇本。充滿壓力,但感覺幸福。

還是那一句老說話,《失戀太少》能夠順利的完成,我對比懷抱著各種的感謝。

2013年,escape velocity製作MV《失戀太少》的MV,算是《浮士德的惡夢》系列的一個很美好的總結。。我慶幸我比任何人都幸運,能用創作去把自己充滿了遺憾的人生,在自己的作品中改寫了一次呢!當然,我更感謝,那班無條件的陪我去發夢的伙伴們!

回到過去,再一次看到了那位曾經羈絆了自己半生的舊情人、再一次看到以前像個黃先小子什麼也不懂的自己,從錯誤、不忿、不捨中去學習放手,是我很想在《失戀太少》這個MV中去描寫的。

在youtube上有人這樣的留言:

「這樣美好的結局在現實機會很微, 往往在3分10秒 就完結了。 」

對。我的故事,其實早在3分10秒時就完結了。

但我很幸福,我是個創作人,創作人就是有這樣的能力吧!

面對現實中的遺憾,你我大概都只能慨嘆一句「無能為力」而已。

但創作人就是有在作品中創造出平衡宇宙、為自己的惡夢去補圓的能力。

我想,這也是我為什麼還會繼續堅持,創作下去的最大源動力吧!

有些人總會讓你想起某些早就被塵封了的回憶、

理解為什麼最當初會被感動、

也會慶幸曾經這樣的遇上過。

我想這也是我為什麼會用《失戀太少》去完結這個MV三部曲的原因吧!

擦光所有火柴難令氣氛像從前閃耀,至少感當日陪著我開甜蜜的玩笑。

我沒都沒有回到過去的能力,我們都沒法子去改變現實。

但至少,我們還擁抱著不能消去的回憶。

當然如果你能跟靳鉄生一樣,能有穿越時間、回到過去的能力的話,其實遺憾是算不得上些什麼的。

只是,我猜你我都不過只是個凡人而已吧!

既然如此,何不好好的跟過去揮揮手,然後頭也不的昂首向前?

願你我都能放下、放手。

羈絆是好的,但當羈絆成了你生命裹足不前的負累,那你就要學會放手。

當然,知易行難。

至少,我曾經花過四年去解咒的呢!

痴漢們!好好的加油吧!

看過MV的人都會問,究竟3分10秒以後,出現的那一個碼頭,究竟在哪?

如果你不是個喜愛郊遊、行山的人,或許根本就知道有這一個地方存在吧!

這地方叫土瓜坪,從西貢市中心出發坐上94號巴士、或是從鑽石山出發坐96R巴士,在土瓜坪站下車。然後,沿著入村的小路,一直走到海邊看到紅樹林的位置,向黃石碼頭的反方向走一小段路,就會看到這個碼頭。

我是因為工作的需要,要到那邊拍點什麼,才發現這個隱世祕境的。

我第一次去的時間是2011年6月其中一個星期的星期三,那天行山的人很少,整個地方非常的安靜。

當這個碼頭第一次映入我的眼簾的時候,我被眼前的場景深深的震撼。

那天我在這個碼頭上發呆著的逗留了很久。

看著從碼頭伸延開去的那一遍波平如鏡得超現實的海面,聆聽著那種空無一人的寂靜,

不知何故的,我想起了「世界末日」。

有一刻,我以為自己來到了世界的盡頭。

自此,這個如此不真實的場景就一直深印在我的腦海。

我不住的想,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在這裡拍點什麼。

當我籌備《失戀太少》的MV的時候,

我知道,這個像是世界的盡頭的地方,一定會是「時間旅人」跟自己的過去相遇相見的最好場景。

《失戀太少》3分10秒以後的內容,如果沒有了這個場景,大概不會如此的充滿力量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