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 03 : 26 . 我喜歡去旅行。旅途上我最有興趣看到的是,別的國度的政府與人民,如果去將一個城市的現在與過去融合。

這方面,在我的眼中,香港是做得很差勁的。葉振棠先生的一曲《難為正邪定分界》中的「努力興建,盡情破壞」,大概就是香港城市規劃的最佳寫照。

這次一來到高雄,一放下行李,就來到了朋友湯瑪仕開的餐廳中去跟高雄的老朋友們相聚。真想不到,年多兩年前,一個曾經在旅行社中工作年青領隊,仕別三日,已經成了家、立了室,還跟妻子一起拍檔,當上了餐廳的老闆。

更想不到的是,這間樓高三層,叫作「鄭江號」的餐廳,隨了提供超好味道的美食以外,還提供了一條時光隧道,讓你一𣊬間走回了六十年代的老台灣。

走進「鄭江號」,最搶眼的一定是高高掛著的那塊漆金,寫了店名的木頭匾額。但最叫我目的口呆的是,當中的裝潢與擺設。

我都暗付,湯瑪仕真的很好運,租到了一間附上了很多舊物的老房子。後來從他的口中我才得知,除了房子真的是保留了原來的老房子風格以外,其餘的,全都是他搜集買回來營造氣氛的懷舊擺設來的。這份所費不菲投資與充滿誠意的心思,確實為這間餐廳注入了靈魂呢!

但裝潢再好也好,一間餐廳沒有美味的味道,也是枉然。朋友叫了西班牙燉飯,我吃的則是湯瑪仕推薦的紹興花雕牛肉鍋燒烏龍面。

我不是寫食評的料子,我只懂寫的就是好食與不好食而已。紹興花雕大多都會配上雞肉,但由於我是先天不吃家禽的緣故,我一直都對紹興花雕做的菜無緣。所以這鍋鍋物好吃之餘,對我來說也是種既陌生又驚喜的味道。

湯瑪仕跟同桌的另一位朋友,因工作的關係,都曾經做過與在地農夫一起合作的案子。所以我想也因為這個緣故,「鄭江號」中所用的蔬菜,都是台灣在地農夫們的產品。也因為這樣,我總覺得這裡的蔬菜,特別的好吃。

正當我跟朋友,都想盛讚湯瑪仕找到了一個做得一手好菜的廚師之時,我們才從湯瑪仕的太太口中,原來那位廚師正是湯瑪仕自己。這個真的讓我跟朋友張開了口,有半天合不上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