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慚愧,當了香港人這麼多年,2016年的初夏,我才第一次踏足大澳。

大澳水鄉,聞名遐邇,更有人拿之與歐洲的威尼斯相比。

香港威尼斯嗎?我覺得這有點過譽。在我心目中,大澳的本身就太過獨特,拿哪個地方與她相比,都是多此一舉的。

況且在大澳你是怎也無法找得到,威尼斯的那種華麗的;而大澳散發著的,卻是漁港香港正在逐漸失去的那份人情老舊的咸腥味。

走進大澳,你會看到大澳彷似停住了時間,記住了香港本來不過是個漁村的面貌。

每次來到,我都會禁不住的在想,如果香港不曾起飛,不曾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現在的香港,會否就是大澳現在的模樣呢?

當然,這一切都不過是白日下的狂想。

站在大澳巴士總站前,要計劃遊走大澳,大概粗略的可以規劃出四條路線可走。

一。從大澳巴士總站,沿海濱長廊,經番鬼塘村去牙鷹角,到二澳。

二。不過大澳涌行人橋,沿大澳永安街、大澳太平街直走。

三。經過大澳涌行人橋,右拐吉慶街,過新基大橋,走東澳古道。或是不過新基大橋,去楊候古廟。

四。經過大澳涌行人橋,左拐石仔埗街,向大澳文物酒店、公眾碼頭的方向走去。

當地人說,要走大澳一趟,大概要6個小時。當然不包括去牙鷹角與二澳的路。

這一年,我到了大澳三次,三次加起來,也還未走完整個地方。所以大概在不久的將來,我想我又會再放慢腳步,更仔細的再走大澳一次。

大澳曾經因鹽田成就了當日的繁榮,不過隨著時代變遷,鹽田逐漸荒廢,最後變成了今天我們眼見的紅樹林。因為地理關係,大澳位處於鹹淡水交界,有利紅樹林的生長。在生態資源豐富的濕地之上,你會看到動植物都在活躍的繁衍著。退潮時,你更會看到討海人、或是遠道而來的一家大小,都會在淺灘上拖刮著,嘗試去看看找不找得到不同種類的貝殼類海產。

其實紅樹林對當地人而言是有種特別的意義的,因為紅樹林又稱為打浪樹,它跟不遠處的防波堤一樣,都起著阻擋風浪的作用。

沿大澳海濱長廊走,經過南涌村,你會看到一個奇怪的名字:番鬼塘。因為在宋朝時期,大澳開始發展鹽業。而在16世紀,葡萄牙人乘船抵達中香港沿海一帶,建立起葡屬香港時,曾經以大澳一帶作補給的地點。而當時的居民就把葡萄牙人佔據的據點稱為番鬼塘(番鬼佬是粵語中,對洋人的俗稱),而這個稱呼,一直被保留至今。

沿著番鬼塘往旁邊的山路走,就能去牙鷹角、萬丈布與二澳。遺憾的是,當天走到了牙鷹角時已經接近黃昏,所以唯有原路折返,回到大澳永安街那邊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