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夠好奇、又愛搭訕的話,你總會從大澳的街坊口中,聽過他們懷緬大澳的歷史、也聽過他們擔憂大澳的未來。

大澳就像世上其他的樂土一樣,都正在面對著發展與保育的問題。

也正如香港面對的大多問題一樣,你總會很容易得到一個概括,就是只要政府不插手逛來,大概問題就不會被惡化。無可置疑,這的確是一件很諷刺的事。

或者,政府的原意,真的是出於好心,但如果最後弄出來的,真的是沒什麼實際用途的入口廣場、或是真的把昂坪360的終點站延伸至此的話;我想大多的人,都會跟我有一同的想法,就是為什麼不好好的把這些金錢,運用在更好的保育方法之上?

就像那天跟「大澳文化工作室」的黃惠琼女士談到的一樣,為什麼這間「工作室」能登上國際的旅遊指南上,但口口聲聲說要搞保育的政府官員,卻從不曾到過來看上一眼?

當然,這不是大澳獨有的問題,台灣東海岸、小琉球⋯⋯等,都在經歷著同一樣的事。從來,發展與保育的中間,都是不住的在拉扯著。當中的灰色,更是令我等局外之人,無法隨便的下個判斷。


大澳永安街

棚屋

據網上資料所記:

棚屋大概起源於18世紀至19世紀,由當地的蜑家漁民所興建。由於漁船可供居住空間不多,而蜑民不習慣在陸地上居住,因此便在岸邊的海床上搭建棚屋。

大澳一涌和二涌的棚屋有百多年的歷史,而新基棚屋區則從1920年代開始逐漸形成,直到1980年代初,棚屋的數量在政府的管制下才固定下來。大澳棚屋連綿,但歷來遭政府取締。

1980拆了首批一涌棚屋,1993年再宣布將清拆全部棚屋。回歸後,董建華政府提出拆棚屋建大馬式渡假村,遭居民和輿論反對,至2002年才決定保留棚屋、鹽田。

2000年7月2日,一場大火摧毀了大澳沙仔面90多間棚屋,對漁區而言,是一場大災難。有關方面致力恢復大澳的舊觀。現存的大多是臨時營房和破爛的棚屋。為了改善交通,香港政府於2007年提出了大澳改善工程,包括在遠離大澳市中心的寶珠潭和鹽田建造建造水都雙橋,讓行人和緊急車輛通過。

沿著新基街走,走到楊侯古廟的對面,你會看到比楊侯古廟更為吸引、是我們立稅人無止境地在進貢金錢的「港珠澳(移位)大橋」。

往前走再沿東澳古道,往看到 嶼北界碑右拐上山,輕鬆的健行上山,換個角度,在夕陽之下,俯瞰大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