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20-_mg_7289

我喜歡旅行。更喜歡獨自旅行。獨自一人默默的走,是種很好去讓自己思考事情、與面對自己的方法。畢竟平日活著的世界已經夠吵,生活中也要說太多沒有必要且無謂的說話。若不是籍著孤身的旅途來調整生活,我怕總有一天會被這個急促得安死得城市迫得要發瘋的呢。

同時,當城市人旅行(不管長短遠近)的時候,急促的腳步會自然放慢、冷漠的眼神會變得和善、繃緊的腦袋會放鬆,然後你會留意到很多平時根本不會在意的東西。

兩次去大澳,兩次都在不同的地點,我都留意到同一張啟示。

啟示的內容是這樣的:

「邱志恆,男性,年齡約65歲。因你被騙不是一個人,而是二人串謀,當年你誤解好深,拖到你退休無法告知。另有問題要澄清,引致極大反面之因。」

身為一個創作人,這張啟示的內容,不其然在我的腦袋中無限延伸。愈想我的眉頭愈皺、愈想我的心頭愈酸。

究竟,當中有的是多深的誤解呢?當中又有幾多的傷害呢?騙走的大概是金錢吧?還是家當、感情、身分、名聲、地位?

究竟,這位如今已經65歲的老人,如今這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還在生嗎?被騙的時候究竟是什麼年紀?是被姓區的所騙,還是另有其人?

究竟,有多深的怨恨,我才會跟一個人恩斷義絕、老死不相往來?

究竟,有多大的悔恨,我才會四處張貼啟示,去尋一個當年自己或欺騙過、或共謀過、或旁觀其被騙過的故人?

我的生命中,有幾位好朋友,從小一認識到今天,大概已經認識了三十年左右。

大家的友誼能維持至今,大概是因為大家不曾有過什麼樣的金錢瓜割吧。

要當朋友就絕不借錢、不一起做生意,是我交朋友的金科玉律。

真正是朋友的,有困難時,只要經濟許可,就開不開聲也會盡力的支撐到底,救朋友渡難關的金錢,也不打算要收回。

因為,錢財雖然重要,但對我來說,友情更加可貴。

唯願,我這一生人,也不用在街上張貼這樣子的尋人啟示。

也願,區先生能在有生之年,能找到邱先生,好澄清人生中的那段無法子忘記的遺憾。

當然,實情可能根本就不是這樣。這一切都是在途上的胡思亂想,但一個人上路的日子,就是我靈感最源源不絕的時候。

這大概也是我什麼會不住上路的理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