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鎌倉來到箱根,轉換了一個心情。箱根明顯的是一個比鎌倉更遊客化的地方。在箱根,雖然腳步依然緩慢,但我沒有了那種就算錯過了,還是想要再回來的遺憾感。

投宿的guesthouse 叫 Hakone Tent。也是間很舒服的guesthouse。投宿的那天,正好過了立秋,晚風一吹,八月尾的晚上,已經有點涼意。Hakone Tent的賣點是,地牢的部分,有兩間足不出戶就可以泡到叫人身心舒泰的溫泉。更重要的是,Hakone Tent離箱根的強羅站,就只需五分鐘的腳程。位置實在非常的方便。

箱根登山鉄道鉄道「鐵道線」是從小田原駅到強羅駅的。

來到強羅駅,又可以走到旁邊的「登山線」到早雲山駅。再換乘箱根早雲山ロープウェイ空中纜車。

由於在箱根,如果你是無法不靠公共交通工具去遊走的。所以,在小田原駅花4000円買箱根周遊券是蠻值得的。至少,它一定能幫你省下很多找零錢買票的時間。

乘「登山線」來到早雲山駅,我想有99%的人類,都會即時換乘空中纜車。但那天,我肚子有點餓,很想找點東西吃。但早雲山駅除了飲料的自動販賣機,就沒有其他。

縱觀四周,我看到站外只是個旅遊巴士的停泊處。懷抱著沒有希望,但一看無妨的心情,就走了出站。

但世事往往就是這樣的奇妙。一走出站,我就被那輪五、六十年製的鐵皮戶外露營車所吸引。

露營車一點也不大,食物就只有印度風味咖哩飯。飲料的種類尚算不少,有各種類的酒精飲品,還有很好喝的咖啡。

但這些都不是這間流動餐廳CAFE Ryusenkei的最大賣點。它最大的賣點,其實是這間店的店主Mr. Tomohisa Gora。

這位笑得有點孩子氣、一頭亂髮、戴了幅黑框眼鏡、穿了件法式一字領橫間襯衣的店主,他開這間小餐廳以前,原來是在大唱片公司裡,做J-pop音樂的監制的。

我問他,是不是因為厭倦了在商業音樂工業中工作,才跑來箱根開流動餐廳。雖然他沒有說出明確的理由,但你還是可以看出他對音樂的熱情。只是,我想跑來山中,開自己的餐廳,過自給自足的生活,應該是件更愜意的事情吧!

那頓午飯的時間,我們聊了很多。他知道我剛在天氣不好的時間,爬了富士山。他說因為是颱風前後、雲很多的緣故,我很有可能在整個旅程中也未必能看到富士山的身影。然後,他就翻了翻手機,在相簿中找出他開車時拍到的富士山我看。還熱心的跟我在google map上推薦了他拍攝的地點。還跟我說,下次如果是冬天的時間來的話,天比較清,會比較容易拍得到富士山呢!

等他沖咖啡的時候,我跟他說起了我來箱根的理由。在村上春樹的小說《舞舞舞》中,雪的其中一個家就是在箱根的。不知怎的,這麼微小的一點劇情,就一直的存在在我我腦中。所以,當我打開地圖,籌劃這次旅程,發現箱根原來離東京不遠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要來箱根看看。我還跟他說,回東京我應該還會去明治神宮棒球場去走走,看看那個讓村上春樹決心成為作家的地方的呢!

聽到原來我是村上春樹的書迷,Mr. Tomohisa Gora忽然好像想起了什麼,拿起了紙和筆,跟我寫下了大磯、舟橋屋、柿與Peanuts snack。他說,這些都是跟村上春樹有關的東西與事情呢!

 

其實,對我來說,箱根觀光性質有點重。因為不懂開車的緣故,沒法子就只能依著觀光路線一直的走,所以基本上碰口碰面的都是旅客。沒有不好,但就只是有點一切都被計劃了的感覺。

所以,遇到Mr. Tomohisa Gora開的CAFE Ryusenkei,大概是我在箱根中遇到最令我興奮的事。旅行就應該是這樣的吧!在未知的地方,碰上陌生的人,然後彼此了解生活在地球上另一方的人是過著怎樣的活,高興的相交,不捨的別離。雖然,或許在一生人中,就真的只能一期一会,但你總會慶幸你曾經這樣子的跟他們遇上過。而這些人、這些經歷,總會存在心底,永遠難忘。

如果想去拜訪Mr. Tomohisa Gora,請先到Cafe Ryusenkei的網頁確認開放時間。

Cafe Ryusenkei
http://cafe-ryusenkei.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AFE-Ryusenkei-47039444304171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