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 08 : 28 . 日本 Japan . 山梨 Yamanashi

從下午兩點左右出發,因為堵人走走停停,我們一團人大概在晚上七時多來到了八合目的太子館。為了保持館內的乾爽,太子館仝人,都在門廳,拿著布為大家擦乾身上的雨水。

預備晚上要登頂的,大多都會匆匆的吃過晚飯,然後就假寐休息預備淩晨一時左右再次上路。至於我們,因為家人的防寒裝備不足,所以終究沒有選擇登頂。當然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大概七名左右的日本團員。正因如此,坂元先生也被安排作我們的領隊,照顧我們一眾不登頂的團員。

晚上當登山的人人都出發了以外,我跟坂元先生都睡不著,所以走到了館外去看星。晚上有一段時間,雨停了、雲也退了場,天空露出漫天的星星。我急急的回館中從背包中拿出了腳架,只可惜拍了不到廿分鐘,雲海又漫漫的從山腰升起,擋住了天空。

清晨五時,就是太子館的check out時間,不登頂的人,都一一預備好,要從八合目的下山道那兒下山。

大概是因為早上的緣故,藍天與陽光一路時隱時現。富士山終於輕輕的露出了一點的輪廓。雲海也一直在下山的路上跟我們作伴。

下山的路並不易走,因為下山的路都是細碎浮動的火山石。還好因為這兩天下了很多雨的關係,一路都沒有牽起太多的火山灰。我有朋友說,如果是天氣乾爽的日子,下山時,是無法不戴上口罩的。

回到六合目,大家停下來作整個登山旅程中的最後一次休息。我跟弟弟看著眼前的情景,赫然的發現,這個地方原來是我們昨天登山時,曾經經過的地方。因為昨天雨下得太大、能見度很低的緣故,我們根本就無法看到任何樣的風景。

但今天下山時再來,我們都驚訝,這風景原來的壯麗。這大概就是登山運動叫人絡繹不絕的魔力吧!不同時間、不同時節走在同一個地點,你不會看得到同一樣的景色。也因為這樣,我們就找到了一再登山的理由。

雖然無法登頂確是種叫人婉惜的遺憾。但不打緊,山是不會離開的。正因為如此,喜歡獨自旅遊的我,在下山的途中已經在盤算著下一年一定要再次獨自登山。但有很大的機會,應該不會再次在吉田線登山吧!始終吉田線的感覺是種合家歡的路線,是蠻容易走的。但怎麼說也好,那也是下一次再來時才需要傷腦筋的事。反正,終於能在富士山上印下自已的腳印,才是最叫人興奮的事呢!

回到五合目,晴天只持續了一會,又下起了驟雨。吃過了早點,不喜歡買手信的我,也買了短短的金剛杖作為留念。

過了不久,登頂的團員都安全的歸來,整團人又聚在一起,聽領隊們的感謝辭。

終於都圓了爬富士山的心願,但可惜的是,因為天氣的緣故,整個八日的行程中,富士山都總是羞花閉月,不曾向我展露。

但終想不到,竟然在回程的航班上,在三萬八千呎的高空之中,我竟然能親眼目暏其蘆山真面目。

果然,正如我曾經在我的作品《浮士德的惡夢》中那寫:

生命會為自己找著出路.夢想會為自己找到完成的方式

因此,看著隱藏在雲中的富士山,我暗自的許了一個願,我希望下次再來的時候,一定要用自已的鏡頭,好好的將富士山的全貌收入記憶之中。

那樣,就夠我於願足矣的了。

曾沿著雪路浪遊 為何為好事淚流
誰能憑愛意要富士山私有
陳奕迅《富士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