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 05 : 31 . Hong Kong . Lok Fu . 說最後一段關於教會的話。

再一次回到教會,參與當中的聚會,免不了要參加當中那些行禮如儀的程序。

當中,每一句讀經、每一首詩歌、每一段的宣告的禱文,我敢說,我絕對可以閉上眼睛一字不漏的背誦如流。

但,那一天,我坐在會眾席上,我全程張開著眼、咀巴閉緊。

這樣做並不是因為反動、抗爭、表態或是什麼。

只是當人人都在澎拜地高歌、誦經時,保持清醒不住的思考:究竟我是在敬拜著我的神,還是不過在當一隻盲從附和、人做我又做的羊呢?這是我身處在這種氣氛主導的場合時,保守自己不落入圈套時的做法。

只因為我深信著一個道理:

Why do you sing Hallelujah
If it means nothing to you
Why do you sing with me at all?

我是不會叫你相信我那套,然後去跟隨我離開教會的。

因為你信與不信,又與我何干呢?

但如果你選擇了留下的話,我希望你每一次高歌、誦經的時候,也會想起我這個快要成魔的人的話:

Why do you sing Hallelujah,If it means nothing to you?

Hey!Why?

不要再當羊好了!

思考吧!

好好地不住的思考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