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瓦解吧!」真想不到,《百日告別》這戲竟然也能讓我吐出這一句話。的而且確,隨了那份淡淡地揮之不去的哀愁以外,整齣電影叫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石頭喪偶了以外,教會的弟兄姊妹到他家為他辦祈禱會的那一幕。

那一幕,鏡頭由左至右,一一的拍下了弟兄姊妹們為石頭唱詩時,各人各懷心事的咀臉。祈禱會以後,人人各自的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沒有一個人理會喪偶的石頭。到最後,閒聊的話題完了,人們終於把焦點聚焦回石頭身上。

各人開始用「屬靈」的口吻說著那些毫不安慰的空洞言詞;又介紹他要看什麼書的第三章,因為書內寫的都是別的喪了偶的人的分享;然後又有一位姊妹,說她很明白石頭的感受,因為早幾個月,她養的小狗也是就此的不辭而別。

最後,一眾自以為自己在安慰別人,其實不過是要讓自己覺得自已做了好事,而可以回家自我感覺良好的弟兄姊妹,終於都把石頭推向了臨界點。坐在大銀幕下,看到了編導們如此精準的,批判了基督徒的偽善的這一幕,我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

雖然,戲中展現出來,其他宗教的儀式也不甚討好;但至少戲中展現的佛教誦經儀式,終究只是我自已一人,為亡者討告而已。縱使是有多生死哀愁,也不過是我自已的修為而已。我們生來就是一個人,面對至親的逝去,或許會有人有大致的感受,但終歸,我是我,我的感受,我是如何走出我的陰霾,是沒有人能夠明白的。

我都說過,我不否認有神的存在,但我討厭宗教,由其是我非常認識的基督宗教。因為他們到今天都不明白,人神的關係,是非常私密與個人化的。從來不應該放在教會中互相監察。因為,所有的人神關係,在教會中,就會被物化;就會變成了人與人中間屬不屬靈的靈性審判。

宗教,我愈思考愈覺得你真的可有可無。既然可此,你們何不早日一一的瓦解好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