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討厭遺憾,害怕一再錯過。

但遺憾與錯過,卻是不停的出現在我的人生,也不住的出現在《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之內。

因為在日本碰到了一個叫「島本」的車站的緣故,我想起了《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中的島本。她是個謎一樣的女人,或許在男主角始的生命中,她就真的像Duke Ellington的那首《Star-crossed Lovers(惡星情人 )》一樣。但偏偏明知就算是惡星也好,她就是有那種令人死而後矣、放下所有,只為見她一面的魔力。

隔了兩年,把書再讀;這次,當我讀到了長大了的島本再次登場,讀到了不過「那就是島本」這五個字而已,就足夠令我就禁不住全身的毛孔一再豎起、鼻子一酸。

這大概就是我老是說,如果有天我流落荒島,只能帶上一個作家的書,我只會帶上村上春樹的作品的原因吧。

村上春樹的書,我每一本都擁有,每一本都至少讀過了二次以上。《舞舞舞》、《挪威的森林》跟《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我更是大概讀了有十多遍了吧。於我而言,村上春樹的書就是有這種令我一讀再讀的魔力。

每次打開書,不論從哪個部分開始讀起,從來都是那麼的迷人、從來都不曾叫人失望過。最重要的是,作者的情感,透過無限瑣碎的敍事,毫無保留的傳到了讀者的這邊去。然後,又在讀者的腦中那邊無止盡的發酵,令文字帶著無窮盡的生命力,獨個兒的在作者思維以外的地方拙壯地成長。

這大概是每個創作人,窮一生的精力,也在追求的一種創作力吧。

所以,有時候,我真的好害怕重讀《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害怕是因為,我不知道,哪一天,我會在車廂內讀著的時候,被島本與始的故事,害得我無故的掉下眼淚;害怕我生命中的那位惡星情人,不知道會何年何月無故的出現;也害怕再無止盡的在錯過與遺憾中一再輪迴。

只是,如果你活了這麼多年也不曾看過村上春樹的書的話,我會為你的人生跟美好的事情一再錯過,而感到非常的遺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