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本人的政冶立場非常之鮮明的關係,基本上在社交媒體中,我對自己的Like and Share是非常謹慎的。

「立場新聞」絕對不share;「謎米」亦都一樣;「端傳媒」更是不睇不share。

早陣子,做文字工作的朋友跟我說要做一篇關於「你會在哪兒讀書」的文章;朋友一早有提醒,但就是一時大意沒有看清楚,原來訪問是會在「端傳媒」刊出的。直到今天,文字見街,我才赫然發現,我就這樣的走入了「端傳媒」的網頁之內。

或許你會說,我又不是什麼名人,能被訪問經已很好。對別的人來說,或許真的這樣。但,不要忘了,好歹我也是個在傳媒中工作了十年的人。我未免也太暸解傳媒的運作,若不是為了幫朋友的忙,其實我不絕不稀罕的。

當然,朋友會說,現今香港大概已經沒有什麼好樣的傳媒。這點我認同,但不能因為這樣,就不謹言慎行。沒有好的,只少也要選擇跟自己的立場相近的吧!也有人會說,可以待在染紅的傳媒中,去成為當中的清流。我不否認,有人能做到如此,但大概萬中無一;也只怕,做不成清流,卻變相走入了青樓了吧!

說回那個訪問,其實是有趣的。

《帶一本書虛度時光,你會去哪裏?香港20處讀書聖地》

雖然我的上下都是嬌情的文青,都愛帶書去公園、去coffee shop、去郊遊(當然,別人看我的,也可能覺得我也不過是嬌情的一員)。但於我而言,不管潮流如何,過去廿年,我就是個天天書不離手的人。由於差不多我只讀小說的關係,這廿年來,我大概沒有因為讀書長過什麼知識、也沒有在當中找得到什麼財富。對我來說,創作也好讀書也好,任何媒介都不過是載體,我在乎的不是在哪用什麼形式去看去讀,我在乎的只是故事的本身而已。

你問我,相不相信將來有天,不會再有實體書能拿在手。這點我固然相信。至少我這十年在媒體中,確是在看著紙媒向下坡的走著。因此,我也相信,書將會在不久的一天,失去了它在人類歷史上的地位。但那又如何?如果人類能發展出更好的閱讀方式,why not?我在乎的是能不能再閱讀,而不是它以什麼媒介出現。

因此,我並不介意媒介、媒體逐一的死去。

如果可以的話,請不要放棄文字。

這大概是我唯一介意的事情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