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位演員,一場默劇。我卻覺得,這是個值得看七次的演出。

第一次要看整個大畫面,然後一場鎖定一位演員,要不這樣,我想我不無法仔細的去欣賞每一位演員的每一個精彩的默劇形體動作的。沒有誇張,如果有足夠的時間、金錢,確是值得你這樣去做的。

這戲是以默劇的形式去演出的。但默劇,原來不一定是一班身穿黑白橫間上衣、黑色西褲、把臉一股勁的塗個白的演員,用誠張的表情、精確的形體去做的戲劇演出。如果要我以觀後的感覺去簡單總結的話,我會說:「不要被默劇二字嚇怕,《活.在香港》也是你我平時看的戲劇;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語言這個東西,在這個演出之中被拿走了而已。」坐在觀眾席上,你一樣可以從演員精準的形體動作中,順利且沒有難度的,從演出中感受、閱讀到創作人們,想跟我們分享的話。

當然,也許是因為訊息雖然沒有使用語言,但一樣順利的被傳達。我很好奇的問演員們,究竟在創作排練之時,跟平常擁有語言的演出,有多大的分別。演員唐曉楓用了一個比喻去跟我解釋:「情形就好像,你平常用的是廣東話去說話,忽然要你去用西班牙語去跟別人溝通一樣吧!」明白!簡單的說明,說明了當中的困難。

我不懂什麼是劇場生態,但我從導演的口中跟場刊的文字中知道,默劇在藝術、戲劇中,是很難找到生存空間的。如果真的是因為這樣,而令默劇這種戲劇形式要默默的消失的話,我想那會是件非常可惜的事。因為,我從《活.在香港》這個演出中,看到、感受、閱讀到的,甚至乎大比大多,宣傳以文字、精鍊語言為本的演出更能觸動我心。

在我的心目中,其實什麼形式、什麼技巧都不是去衡量一門藝術的那把尺。我甚至乎認為不該要有那把尺的。任何樣的藝術,空有再華麗的技巧,但不能把作者的想法,順利的送達到觀眾的那邊,都不過是種技巧的show off而已。作為觀眾,我更想看到情感的傳遞、思考的引領,多於一切。對於我來說,自瀆式的創作,對!是藝術,不過是藝術的片面。但能夠順利的以自己最想說的話去跟觀眾交流的創作,才是種更立體的藝術吧!

這次默劇的經驗很精彩也太美好,感謝 同流 We Draman Group 跟鄧偉傑老師的堅持,才能有幸看到這個演出呢!如果這種這麼劃語言性的演出,因為沒資助不能發展下去,就此消失的話,那就真的太需要默哀了吧。雖然很可惜只能在演出完結之後才能寫點什麼,但作為一個被感動到了的劇場觀眾,我絕對覺得,應該盡半分綿力去推廣支持。

畢竟,「活・在香港」,我們失去的實在太多。

你還有承受不住失去的勇氣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