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要飛日本,我大多都會選擇香草或是樂桃航空。這一次我選乘了Jetstar,原本就沒有什麼期待,但真想不到Jetstar最後的感覺,竟然出奇的不錯。來回時在機場Check in都不需要排隊,登機的安排也做得很好,座位也沒什麼好手人5剔。不過,要是再選乘廉航飛大阪的話,只要價錢合理,我想我大概還是會選乘樂桃航空。因為樂桃航空淩晨的班次,起飛與抵達的時間都實在太好。Jetstar的晚上航班時間,是晚上9時出發,淩晨1時左右抵達;而樂桃的淩晨航班時間,則是淩晨1時出發,清晨5時左右抵達。樂桃的航班時間,令我可以省卻了在關西機場等待日出時,那種令人難受的半夢半醒狀態,確實是種令人感動的功德無量。

淩晨2時辦理完過關的手續,在關西機場的Familymart吃過了宵夜,在半夢半醒的彌留狀態中,終於捱到了到清晨6時。然後,在關西空港駅,終於換好了早就在香港訂好的「關西&北陸地區鐵路周遊券」,跳上火車,由關西機場出發往富山去。乘「Haruka特急」的話,要在新大阪換車,換乘「雷鳥特急」,直抵金沢。拉著行李下車,時間大概是早上10半左右。由於距離富山酒店的check-in還剩下很多的時間,所以我決定把行李寄放在金沢車站的投幣式置物櫃,然後跟久別重逢的金沢聚一聚舊。聚舊的時間雖然很短,但能一睹雪中的21世紀美術館,確實是不往此行!

要去日本北陸的話,我想大多的旅人都會選擇以金沢為中心,然後到周邊的城市、景點裡去。但由於4年前,我曾經在金沢待過的關係,也因為我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居住於富山的藝術家的緣故,所以這次來到日本北陸,我選擇了待在富山。

然而日本北陸冬天的天氣是可以很惡劣的。我在出發之前的一個星期,北陸地區風雪就大到一個陸路交通都快要癱瘓的地步。為怕可能要滯留酒店,所以這次我難得的預訂了溫泉酒店。我想如果真的去到一個無法走得很遠的地步,至少還可以擁有有一個溫泉假期。

離開金沢,來到富山,一下火車,就受到日本藝術家朋友的照顧。她先直接開車送我到了酒店,待我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行李,就再跳上了她的車,帶我去玩。原本她是打算帶我去大牧温泉那邊,坐庄川峡湖上的遊覧船,去看山川峽谷的,但耐何天氣太過不穩,她生怕路面會有結冰狀況,沒信心開車進山裡去的緣故,所以朋友決定開車帶我去氷見市,去吃海鮮跟泡溫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