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日本。東京┆御岳渓谷遊歩道┆SPUTNIK.HK

【一期一会】日本。東京┆御岳渓谷遊歩道┆SPUTNIK.HK

因為有日本朋友住東京的緣故,這幾年只要到日本,我都會選擇在東京落地,住在中野。我喜歡中野,正如之前介紹中野的文章「中野 Nakano」中說過,因為我喜歡那邊散發出來的一種東京在地人的生活感。 住在中野也有一個好處,就是只要在中野駅跳上JR中央線/中央.總武線,你就可以出發到東京西部的近郊去。中央線是條會途吉祥寺、三鷹市的路線,所以只要你曾經去過吉卜力辦的「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你就一定曾經乘搭過。之前,我也曾經乘坐這條路線到高尾山去爬山。 因為有了上次去高尾山爬山的愉快經驗,所以這次出發之前,我就找好了目的地,想要到東京近郊再爬山一次。這次我選了的地點是位於東京都青梅市御岳。 乘JR中央線到立川駅,轉乘青梅線,在御嶽駅下車。只需大概80分鐘,就能從繁忙得很的東京大都會風景轉換成翠綠的大自然風貌。 下車的御岳駅規模不大,從小小的車站一出來,大概是因為當造的關係,就看到一個老婆婆在賣山葵。有說,我們現在在壽司店吃到的wasabi,其實都不是真的由山葵所造的,它其實是由一種叫辣根又稱山葵蘿蔔的植物的根部所造的。 要登御岳山,其實是以由御岳駅轉乘「西東京巴士」營運的路線巴士前往御岳山登山纜車站「滝本」的。但站在御岳駅前,看著眼前的群山,再看看手機上的google map中顯示,那不過2.5公里的距離,而且秋天的天氣也非常清爽。心想,既然都要登山,何不就順道一訪有名的「御岳溪谷」,放慢腳步,邊走邊拍? 走過車站前的馬路,在很當眼的地方,很容易就看到標示。沿著標示,聽著潺潺水聲往下走,就會來到「日本名水百選」多摩川上游的「御岳溪谷」。 多摩川,起源於山梨縣與崎玉縣交界的笠取山,途經山梨縣與神奈川縣,流入奧多摩湖之後被稱為多摩川,最後會流入東京都,流經羽田國際機場,最後與大海相遇流入東京灣。 而多摩川的「多摩川八景」:多摩川の河口、多摩川台公園、二子玉川冰庫島、多摩大橋付近の河原、秋川溪谷、玉川上水、御岳溪谷及奧多摩湖,都是由日本市民所投票選出,最能代表多摩川的美景。 我來到御岳溪谷的那天碰巧是星期天,大概那天正好有獨木舟競賽的緣故,一路上我都碰到選手們抬著獨木舟由下游走到上游,休息一下然後再下水。也看到有選手在水流非常湍急的石間練習。作為一個喜歡拍照的旅人,最開心的就是能遇上這種出乎意料之外的場景,除了能暸解當地人的習慣與嗜好以外,還能拍出跟一不一樣的照片,看到別人別的時間去時看不到的場景,絕對是一個攝影師能遇到的最佳收獲。 御岳溪谷的非常適合散步,置身於山谷之中,兩邊都是青山綠草作背景。正因如此,你絕對可以想像得到,在春秋的櫻花或是紅葉季節,這兒一定會更美不勝收,叫人讚嘆不已。 一路上你還能看到不少在地人會一家大少開車來玩水,或是老人們會在溪邊寫生,我想要是我住在這兒附近,我也一定會每個週末來到溪邊,就算是什麼事不做也好,也能好好的渡過每個週末。 的確,這樣的光景,確是我等來自城市的旅人無限嚮往,欲又感覺遙不可及的呢。 #canon #CanonFullFramer #japan #日本 #Tokyo…

【一期一会】日本。京都┆高雄神護寺┆SPUTNIK.HK

【一期一会】日本。京都┆高雄神護寺┆SPUTNIK.HK

2015年11月12日,我來到了高雄。只是這個高雄不在台灣,而是在日本京都的嵐山。 是這樣的,我從來都不是個會仔細安排行程的旅人,從和歌山回到京都,我就在想可以往哪裡去找紅葉來看。當然,十一月的京都,紅葉的確隨處可見,但又不想去其他旅人例必會去的名勝跟別人擠,所以就走進了京都火車站旁的巴士綜合案內所,去看看京都當地其他地方的紅葉情報。 高雄這個名字,就此映入了我的眼簾。就這樣決定吧!就算去了有點失望也好,至少回來時還能跟台灣的朋友說,我去了平行時空中的另一個高雄呢! 當然,叫「高雄」的(不管會地方、還是演員也好),從來都沒有讓我失過。 山城高雄地如其名,位處於深山中的山谷之中,而從下車的車站要去神護寺,只有一個方法,就是走到谷底,跨過中間的清淹川,再爬上山去。 下坡不久,就看到了一個買天婦羅的小檔攤,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油鑊中浮著的竟然是一塊又一塊的楓葉。以樹葉作為小食,物盡其用,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走到谷底,看到那流水潺潺的就是清淹川。川的另一旁有條短短的商店街,最叫人看得入迷的,是建在川旁的那間食店。食店除了本店以外,還在河川的碎石上,蓋了個平台,讓客人可以在河川上用餐。能置身在漫天紅葉的山谷中,聽著潺潺的流水聲用餐,最重要是周遭都非常清潔寧靜。站在橋上川中拍著照的我禁不住的在想,如果這個地方是在華人的國度(二岸三地)之中,一定會變得又髒又吵的吧! 無可否認,日本人跟我們對待大自然的態度,是折然不同的。他們會選擇如何不去破壞環境地去融入環境的之中,而我們呢,單是我們在大自然中隨處都見到四野垃圾,你就會知道,我們確實跟日本人的質素相去甚遠。 過了清淹川,就是上坡的路。一路上除了融於大自然中的茶屋與食事處外,就漫山遍野都是紅紅的楓葉。原諒我是字彙不足,但在說到這裡,看著眼前那叫人屏息靜氣的景色,確實不需要再以文字去描述。 值得一提的是,午飯的時間, 我在其中一間食事處,吃了一碗「顏射烏冬 (Bukkake Udon)」。其實那碗烏冬沒什麼特別的,只是這碗烏冬的名字,實在太值得記住了。 神護寺(じんごじ)建於天長元年,即公元824年。其樓門、毘沙門堂、五大堂、鐘樓則是在公元1623年所建成。樓門前上寫著:「弘法大師靈場遺跡本山高雄山」。因為神護寺所侍奉的宗派是「高野山真言宗」是日本佛教真言宗的宗派之一,而其宗祖就是弘法大師空海,有說空海曾在神護寺舉行鎮護國家之修法。而天台宗的傳教大師最澄,也曾在神護寺講解法華經,所以神護寺算得上是日本佛教史上重要的寺院。 但我想這段段的歷史,對大多在秋天來到的旅人也不太重要的吧!因為,大家的目光都聚焦了在紅葉各種姿態的呈現。站在懸崖旁遠看錦雲溪,看著山谷的壯麗、呼吸著我在城市中長不能呼吸到,清新得過份的空氣,我禁不住的感嘆,日本人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能力。但願這個在地震帶上的國度,永遠能把這個國度的美善保存就好了。 #SakuraTale #canon #CanonFullFramer #Fujifilm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