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graphy】762國立精選:香港冇事┆熱血時報 Passion Times┆ESCAPE.HK

【Photography】762國立精選:香港冇事┆熱血時報 Passion Times┆ESCAPE.HK

憑「粵語作曲法」獨步天下的《熱血時報》午間皇牌節目〈國立大台〉台柱762又一力作,全新沒有概念大碟《762國立精選:香港冇事》。12首本土原爆歌,實體版(連歌詞集),批發價亦只售$138,熱血時報獨家發售! 《762國立精選:香港冇事》 https://shop.passiontimes.hk/index.php?route=product/product&product_id=378 #canon #CanonFullFramer #hk #hongkong #Album #AlbumCover #passiontimes #熱血時報 #香港冇事

2018 : 12 : 31 . 《然後.怎樣》. 貳零壹捌┆靳鉄生┆ESCAPE.HK

2018 : 12 : 31 . 《然後.怎樣》. 貳零壹捌┆靳鉄生┆ESCAPE.HK

「然後 . 怎樣」這個年度回顧系列,我一直都在用同一個格式寫了八年。每一年起始的格式,都是這樣的: 「每年到了十二月的時候,坐在冷得什麼也不想幹的書桌前,我都會想盡辦法的用溫泉水一般的回憶,去讓冰得跟岩石一樣堅硬的腦袋,變回果凍般的狀態。這樣,我就可以繼續的去寫,寫那個每年年終都會延續的《然後.怎樣》系列。」 這一年,我真的無法再這樣子的寫下去了。因為這一年的冬天,根本就不冷。2017年的12月,有大半個月都和暖到可以在晚上穿短褲出去玩的地步。 有人說「全球暖化」是個謊言。這方面,我沒有研究沒有發言權。但我先不說全球有沒有暖化,我只知道,現在的天氣,是確確實實的,跟我小時候過的天氣好不一樣。至少,我猶記得,三十多年前的香港,四季分明,而且,冬天很冷。看看今天的香港,看看今日的地球,我不知道什麼是謊言,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們人類一定是地球的「癌細胞」。正因為我很清楚的看到這個真相,所以更加堅定了我不想生育的想法。始終,我相信,人類人口再繼續無法控制地澎漲下去的話,終有一天,我們是會跟地球一起玉石俱焚的。 回首2018,這一年是「失諸交臂」的一年。這一年,能夠錯失了太多的人與事,也未免太多。 似乎十年過去了,人仍是逃不了「對的人,在錯的時間相遇」的詛咒。 在社交媒體上重新上傳年青時笑得燦爛的照片,從大家的留言中,我才赫然的發現,從前的那位陽光男孩,廿年後已經無法再打從心底的展露笑容,眉宇間總是深鎖著抑鬱的氣息。在台灣一人旅行時,我撫心自問,為何會長成今天的這個樣子?除了總是一再錯過以外,大概也是因為怎也無法找到快樂起來的理由吧! 面對種種生活的不如意,我能做的就是不住的逃亡,因此離開香港成了我2018年的主調。 2018年我到過東京、富山、巴黎、台北,再外加兩次縱走台灣,孤身上路成了我逃避現實的最佳方法,也成了我與我跟自己對談的最好時機。很有趣的時,在2001年我編導演了人生的第一齣舞台劇,名字叫《那一夜,我與我在伯特利的井底唱遊》。那戲就是男主角走到了井底去跟自己對話,整件事非常的村上春樹,但我真的非常喜歡那個劇本,如今回看,這劇本彷佛預言了,我往後廿年的人生。 2018年是我當了一整年主持的一年,這一年我做了很多我很自豪我做了的訪問:《原來我是一條魚》 的林子傑.余淑媚、「資深攝影師」謝至德、 廣告公司Many Many Plus」的潘永康、《色色山水》的陳嘉秀、台灣桌遊《美麗島風雲》的製作人小伍與賴柏燁。 2018年我也以攝影師的身份拍了很多精彩的人與事:「日本藝術家」牧田恵実、同流《#拚死為出位》、「資深攝影師」謝至德、《美麗島風雲》的小伍與賴柏燁、香港原創英雄「守武者.夢翔」、時裝界傳奇Paul Smith、鞋子設計師Pierre Hardy、「立法會議員」#鄭松泰、「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插畫家.#是但哥」阿柱、「插畫家」#阿塗、「插畫家」林競開、「神奇膠616演唱會」、Rubgy 7s、還有四個多月拍了廿多集PassionPrime的「路系男孩」……

【浮華若夢】法國。巴黎┆薩伏伊別墅 Villa Savoye┆ESCAPE.HK

【浮華若夢】法國。巴黎┆薩伏伊別墅 Villa Savoye┆ESCAPE.HK

因為主持了「熱血時報」設計節目《TCO》的緣故,這一年來我開始對建築相關的種種,多一點點的淺薄的認識;也因為節目的開場動畫的關係,我認識了這幢位於法國巴黎近郊Poissy鎮的Villa Savoye薩伏伊別墅。 在建築界打滾的節目拍檔時常都說,Villa Savoye是建築界的聖殿。所以她說,既然難得來到了巴黎,就一定要去代她朝聖一下;而我心底裡也想,說不定這次參觀也能成為一集的節目內容也說不定…… 因為以上的種種,所以就成就了這一趟「代人朝聖」之旅。 從巴黎Gare Saint-Lazare聖拉查車站出發,坐上開往Gare de Torcy的RER A列車,不用40分鐘就能抵達相距26公里以外的Poissy。 離開車站,沿著google map的指示,向西南方向行,穿過小鎮的商店街,經過Cimetière la Tournelle公墓、Maison Centrale de Poissy法院,沿斜路走入像是有錢人居住的住宅區,十多分鐘左右,就會在一道矮牆上,看到有兩塊寫上了關於Villa Savoye簡介的展示牌。 沿著樹蔭小路走進去,終走到了一個四周都被樹木圍繞起來的草地。草地上就座落了那所被稱之為聖殿的Villa Savoye。…

【Portrait】專訪視障三項鐵人運動員.朱健驊 & 拍檔.譚祖迪┆#52┆熱血時報 Passion Times

【Portrait】專訪視障三項鐵人運動員.朱健驊 & 拍檔.譚祖迪┆#52┆熱血時報 Passion Times

專訪視障三項鐵人運動員.朱健驊 & 拍檔.譚祖迪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1-05-2018/43157 《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canon #CanonFullFramer #DisabledSports #hk #hongkong #interview #passiontimes #Triathlon #殘障運動員 #熱血時報 #視障三項鐵人 #訪問 #香港 #Portrait…

2017 : 12 : 31 . 《然後.怎樣》 . 貳零壹柒┆靳鉄生┆ESCAPE.HK

2017 : 12 : 31 . 《然後.怎樣》 . 貳零壹柒┆靳鉄生┆ESCAPE.HK

「然後 . 怎樣」這個年度回顧系列,我一直都在用同一個格式寫了七年。每一年起始的格式,都是這樣的: 「每年到了十二月的時候,坐在冷得什麼也不想幹的書桌前,我都會想盡辦法的用溫泉水一般的回憶,去讓冰得跟岩石一樣堅硬的腦袋,變回果凍般的狀態。這樣,我就可以繼續的去寫,寫那個每年年終都會延續的《然後.怎樣》系列。」 這一年,我真的無法再這樣子的寫下去了。因為這一年的冬天,根本就不冷。2017年的12月,有大半個月都和暖到可以在晚上穿短褲出去玩的地步。 有人說「全球暖化」是個謊言。這方面,我沒有研究沒有發言權。但我先不說全球有沒有暖化,我只知道,現在的天氣,是確確實實的,跟我小時候過的天氣好不一樣。至少,我猶記得,三十多年前的香港,四季分明,而且,冬天很冷。看看今天的香港,看看今日的地球,我不知道什麼是謊言,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們人類一定是地球的「癌細胞」。正因為我很清楚的看到這個真相,所以更加堅定了我不想生育的想法。始終,我相信,人類人口再繼續無法控制地澎漲下去的話,終有一天,我們是會跟地球一起玉石俱焚的。 回顧2017年,這一年的下半年,大概是我近年過得最開心的半年。 2017年5月。網路電台「熱血時報」舉辦了新主持的招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我竟然第一時間跑去了報名。 從來,電台都是我成長與生活中最重要的一環。五年前,因為「香港人網」的網台節目《早朝天下》,因為一個叫「黃洋達」的男人,我收聽大氣電波電台的習慣就從此被改變;從那一刻開始,我慢慢的開始放棄了追隨多年的公眾電台「叱咤903」,變成了一個只聽網路電台的「網台撚」。2012年,黃洋達於立法會選舉敗選,旋即成立了網路電台「熱血時報」。「熱血時報」從此佔據了我生命中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完全的成為則我生活中的資訊與娛樂的重心。 2017一年,他們公開招募學徒,獲選的新主持們,會有跟師父們學習的機會。從來都只作為一個小粉絲的我,竟然膽粗粗的放下了社交障礙包袱,第一時間去參與了招募。自此,2017年的下半年,我就多了一個「熱血時報」節目「TCO」主持的身份。 其實,選擇參與招募,除了想當主持以外,背後還有個更大的原因的。在我的生活中,身邊有著太多「深黃」的朋友;也因為「熱普城」分裂的緣故,上一年立法會選舉時,跟我一起「圍爐取暖」過的朋友也漸走愈遠。為了能讓自己能在群體社會中繼續活下去,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嘗試去成為「熱血時報」的一份子。的確,下年半我在「熱血時報」中,跟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成了「TCO」的主持、客串了一些節目、上了台慶的舞台上演戲、為「熱血時報」報紙拍了訪問的照片,無庸置疑,是我在2017年做過其中一個最好的選擇。 而另外一個最好的選擇是,我選擇了要在10月初,在變換工作之前,飛了一次台灣,跟一個我九月時在香港認識的台灣女孩碰面。然後這樣,就促成了我一年中飛了五次台灣的壯舉。 因為這個女孩子的緣故,我騎在機車的後座看到了超不一樣的基隆、走到了大風大霧的陽明山、在北投圖書館與溫泉中渡過的一個安靜的下午、一連三天在三軍總醫院的門外寫台慶劇的劇本、在台中看了「搖滾台中唱秋十年」音樂會、第一次去了花蓮、第一次看到了叫人屏息靜氣的太魯閣、更記得的是台北地下街忍不住流了出來的,屬於開心與感激的眼淚。 正因為有了以上的種種,容我再說一遍,2017年的下半年,大概是我近年過得最開心的一個半年。 @陳妙婷.感謝鄰國大陸不讓你入境!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吧!能夠跟你在香港與大香港遇上,沒有比這更幸運、幸福的事吧! @熱血時報 @黃洋達 @sauwai chan.感謝你讓我能在時報中效力; @joey…

2017 : 11 : 11 . 熱血時報五週年台慶┆靳鉄生┆ESCAPE.HK

2017 : 11 : 11 . 熱血時報五週年台慶┆靳鉄生┆ESCAPE.HK

2017 : 11 : 11 . #熱血時報 . 2016年9月,我跟朋友們在圍爐取暖之時,談及了方舟計劃。今天,方舟計劃始動,那些曾經圍爐的朋友們,都已經走向了另一個方向,早已不再同行。 人生,由其是這幾年,你會發現,只要你立場鮮明,你就只會愈來愈孤獨、選擇的路只愈來愈難行。但,我選擇了堅持我的選擇;而且,最終我還選擇了成為我堅持的一部份。 11月11日,那些曾經睡在街頭,大叫無忘初衷的朋友們,你們快點去慶祝你祖國的購物節吧!恕我無法分享你們的喜悅了! 因為今天,我深愛著的這個傳媒,五週年了!我與有榮焉的走到這個台的台慶舞台上去,去分享這份五週年的喜悅。雖說:「道不同,不相為謀」,但我還是希望你終有一天會加入我們,一同去抗衡這個愈來愈紅的香港。 醒來吧!成功之前,絕對不要放棄夢想! 2017 : 11 : 10 . 對上一次走上舞台,原來已經是五年前的事。這次為了時報台慶,我再次走上舞台,演舞台劇。從來角色的大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有機會走上舞台,哪怕是只有一分鐘、一句話也好,也要把握住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在台上發光發熱。來吧!我已經做好了叫台下觀眾過目不忘的準備了!「辦公室」的同事們,就算其他演出團隊有多強大也好,我們都要勁!我們都不要被比下去呢!

【寶島小夜曲】台灣。基隆┆忘憂谷┆SPUTNIK.HK

【寶島小夜曲】台灣。基隆┆忘憂谷┆SPUTNIK.HK

2017 : 10 : 05 . 對上一次來基隆,已經是2002年的事。那時是我第一次出遠門、第一次來台灣;那時我還少不更事,每天只懂跟著要趕行程趕得要命的朋友的步筏走,還未懂獨自出走的美好。 當年朋友因為看過候孝賢導演的電影《悲情城市》,因此對山城九份,抱有著無限淒美的遐想。為了要在九份住一個晚上,我們一大早就從台北出發,坐客運跑到了基隆。那時候基隆給我的記憶,除了火車站前的碼頭以外,就是在碼頭旁的大馬路旁吃了頓午飯,至於吃了什麼,早就沒印象了。然後,剩餘的記憶,都是屬於九份的了。 後來,隨著旅遊閱歷漸長,我來台的次數愈來愈多,台灣彷彿就成了我另一個故鄉一樣。每次來台,當要計劃行程時,記起別的朋友們分享去九份的相片,他們拍下來的山城,總令我覺得九份好像變得很商業、很銅臭。因此自2002年以後,我從來都沒有過要要再到九份去的打算。而不去九份,就好像沒有必要去基隆,所以一直以來,我都跟基隆緣慳一面。 想不到十五年後的2017年,我竟然會忽爾的重訪基隆。雖然仍然沒法子待太久,但因爲這次有超酷的在地朋友接待開超酷的手排My125小檔機車,帶我到處跑的緣故,我看到了一個很不一樣的基隆。走到了一些我這種徒步旅人,從沒想過會去的地方。畢竟,在台灣只要一離開台北、高雄這兩個捷運相對發達的大城市,不懂開車、騎車,能去的地方始終有限。 當然,能認識在地的朋友,能受到他們的悉心照料,聽他們說新聞報導以外的歷史、民生、政情,這大概就是種較有深度的旅遊方法吧。 這次在基隆只能待一天一夜,再加上來回台北的車程,時間著著實不多。這次我一個香港仔來到基隆,在朋友住的屋苑「大香港」中投宿,看著屋苑門外看著「大香港」這幾個發光的大字,我腦袋不禁的混亂起來。「大香港」,除了讓我想起我參與的網台「熱血時報」的早晨節目《大香港早晨》外;更令我禁不住的在想,如果我們都能擁有小叮噹的「隨意門」,不管是在香港一打開門就是基隆、或是反過來一打開門就是香港,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當然能隨時跑到自己的喜歡的地方、見到自己思念的臉龐,固然是好事;但如果這樣,旅行是否會就此失去了出走的意義?出走是否就會再沒有令我們逃離現實藥效? 坐在機車後坐,撲面而來的除了那份咸鮮的海水的味,還傳來了女孩子迎風飄散的女兒香。聞著各種陌生的味道,在疾馳的機車上,很想要拍下女孩子跟她開手排機車的畫面。雖然最後出來的相片,失敗的佔了大多數,但真慶幸最後總有一兩張能捕捉成功。 以前看劉德華的電影時,我總會想,為什麼電影中的女孩子都總愛坐在騎機車劉德華的背後?今天我總算懂了,騎在超酷的機車上,接近零距離的坐在喜歡的人背後,誰能找到不心動的理由? 我們在基隆廟口吃過了午飯,就騎車向東北的方向走去。經過了八子斗車站,直驅到忘憂谷。下車沿觀光路線走,走人人都走過一樣的觀光步道。在懸崖邊遠眺基隆嶼,看著懸崖下大浪拍岸,我們都不禁想到面的海邊淺灘去走走。 走下懸崖的路其一點都不難找,而且路是早就建好了的石梯路。只要先攀過觀光步道的圍籬,走過擋路的亂石,沿著石梯走就可。但不知怎的,就是沒有其他人跟我們有同一樣的打算。在懸崖的底部,我跟女孩子在淺灘上泡海水曬太陽發呆,看著不遠處大石以外驚濤駭浪的太平洋,我們無不享受著這種不太平常、但平靜泰然的午後光景。 抬頭由懸崖底望上山谷,觀光步道上的遊客看似都把我們當成了觀光點一樣,有人駐足觀看、有人跟我們揮手。我是有跟他們示意下來淺灘的方向的,但就是沒有人來打擾我們的時光。是大家覺得下來的路太險峻?是大家都習慣了圍籬?還是大家都不敢挑戰規矩?既然路都被攔住了,就最好不要越過好了,攔住了一定有其原因的,可能是因為危險呢!大家都真的是這樣想的嗎?我百思不得其解。 #canon #Canon5DMarkIII #ef2470mmf28liiusm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