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生生》┆同流 We Drama Group┆ESCAPE.HK

【Blog】《生生》┆同流 We Drama Group┆ESCAPE.HK

《 #生生 》。看罷,我不住的會在想,原著劇本的英文名稱是《Lungs》,這名稱除了貼切了劇本提及到的環境保育議題之外;戲中的男女主角,兩人走在一起、結合,也像完整的成了一個肺的左右兩方,互相對觀、互動、倚賴、協助、需要。當失去了對方,沒錯是能繼續的活。但那種活,就像只用只剩下一半的肺去活,雖不會死,但怎活在像缺失了大部分的靈魂。 情形就像Batman與Joker,先不談關係健不健康,但兩人大概也能像Joker一樣,在最落泊的時間,用那把沙啞的聲音,盯著對方的眼睛,跟對方說:「You complete me。」 我曾經在不同的時候,跟不同的人,組成過好幾過完整的肺部。每當要一個肺一樣跟對方同步呼吸得夠久了,有些問題就不得不會去思考。結婚、懷孕、養育小孩。 每當我想到這裡,我就不得不聯想起那個被我們弄得很糟糕地球。然後,我就會想,人類其實都不過是地球不幸遇上的癌細胞。如果癌細胞會思考的話,是不是應該要思考,自己該不該繼續分裂? 《生生》,用一個接近原始的舞台,單以男女主角二人,就說完了一個從拍拖開始到老去的故事。兩位演員雖然還有進步的空間,但他們的精彩表現與導演的巧妙安排,的確令這個表演者難以演繹、觀眾來不及消化的演出,賦與了很強的生命力。 《生生》正處於試演的階段,我不知道「她」會長大成一個怎樣的小孩。但我確實充滿期待。 #舞台劇 #香港舞台劇 #香港劇場 #HKtheater #同流 #WeDramanGroup #同流WeDramanGroup #生生 #Lungs #DuncanMacmillan…

【Photography】《最後的錄音帶》 ┆同流 We Draman Group┆ESCAPE.HK

【Photography】《最後的錄音帶》 ┆同流 We Draman Group┆ESCAPE.HK

聽著過去的聲音,跟自己對話 第七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男主角 – 鄧偉傑 再度演繹貝克特(Samuel Beckett)著名獨腳戲 編劇:Samuel Beckett 翻譯:張天恩 導演/演員:鄧偉傑 一個愛把回憶記錄於錄音帶裡的老人,在六十九歲生日當天,找出自己在三十九歲時錄下的錄音帶,聽著及回憶著自己荒唐的過去,但始終無法錄下新的一章…… 《最後的錄音帶》是一齣由貝克特(Samuel Beckett)編寫的獨腳戲,創作於1958年,同年10月首演於英國倫敦皇家宮廷劇院,作為貝克特另一部戲劇《終局》的暖場。此劇與《等待果陀》、《終局》、《Happy Days》並稱為貝克特四名劇。 同流於2014年,以鄧偉傑獨腳戲《荒誕・存在》上半部的形式首演此劇,並獲得第七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男主角。 同流黑盒劇場 19/4/2017(三)8pm 22-24/4/2017(六至一)8pm 26-29/4/2017(三至六)8pm 票價    …

【Blog】《你有無見過我? Home/Sick》┆三角關係 TrinityTheatre┆ESCAPE.HK

【Blog】《你有無見過我? Home/Sick》┆三角關係 TrinityTheatre┆ESCAPE.HK

《你有無見過我》戲中的男主角,三十八歲。因病,去看醫生。為了這個不知對生活有多大影響的病,他決定為自己做一件事,然後就展開了一段尋找之旅。表面上,他在找一個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人;但實質上,他不過是在找一個「你有無見過我呀?」的答案。 看戲以後,坐火車回九龍,細味著這戲的餘韻,我想起了商業電台903於2003年左右,一齣由林海峰、小克編寫,劉德華、朱茵聲演的廣播劇《仙樂都》。而《仙樂都》的開端曾仕賢有過這樣的一段獨白: 「自從有文字記載以黎,神秘失蹤又神秘出現嘅案例,就不斷係人類社會上演。世界各地都曾經有過呢一類離奇穿梭時空嘅例證。你有冇試過突然失蹤呢?你有冇試過懷疑自己係咪存在係呢個世界?點解好似好多人都望唔到你咁?你到底係咪透明架?你做左咁多野都冇人留意,冇人比過任何反應你;雖然你有呼吸,但係你已經好似唔再存在係呢個空間,我相信有神秘失蹤呢一回事,因為我親眼見到一幢二十二層樓高的大廈,突然間係光天化日之下,離奇消失。」 「你有無見過我呀?」 面對著每日都同寢的妻子,你有無見過她呀? 你又有無真的見過老是常出現到的那位Uber司機、銀行職員、或者那個「醫生」呀? 他在螢幕上有見過那個網絡女神,但女神又有沒有見過他? 你每天有無見過你自己?你每天又有冇見過,你認為你每日都碰到的朋友、同事、陌生人? 男主角究竟是否真的有病?能醫的又是否到最後就只能自醫? 戲完了以外的演後座談會,有觀眾說這戲中男主角尋找自己的行為,是男人到了中年危機的一種表徵。 幹!三十八歲就中年危機了嗎?雖說人人也不一樣,但這大概是社會一個籠統的概念吧!聽著我感覺有點不是味兒。因為看戲時的我,就正正是三十八歲之齡。 雖然我在生活上也會偶有迷失、最近也在思考工作上的可感能性。但我不能就這樣的認同這一切都是中年危機的表徵。就像我不能認同廿多三十歲的女人,被標籤為「中女」的想法一樣。 當然,中年危險是說笑而已。人在生命中每個階段,都會不停的迷失、自省;在這個麻木不仁的社會中,找件值得自己沉迷的事去做,從來都是種與歪謬世道抗衡的方法。長大是無力與無可避免的,但心態如何卻是你我可以掌握的。 從久沒有看過「三角關係」的製作了,對上一次看可能已經是六、七年前的事。這回與「三角關係」再遇,單是踏進劇場,聽著開場前的BMG、看著那個叫人驚艷,既復雜又簡約的佈景,就已經令我所有對「三角關係」的回憶都回來了。 我很喜歡《你有無見過我》,雖然不是什麼驚天地、泣得神的鉅鑄,但就是很喜歡「三角角係」呈現出來的這種充滿了電影感的劇場小品。故事餘音裊裊,當中的細節令人想再看一回,想再去抽絲剝繭;佈景燈光設計超現實得令人驚艷,又同時踏實得如日常的生活一樣。演員們的表演很精彩,每位都叫我想看看他們在其他劇作中,又會有怎樣的表現。 「三角關係」這個久遺了的名字,如今久別重逢,我慶幸,我有見到過你。謝謝你一直都在。 請支持香港劇場。近年,我每次走進劇場,我都從不曾失望過。但願你也會有同樣的經歷。 「你有無見過我?」 《你有無見過我? Home/Sick》 三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