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日本。東京┆御岳渓谷遊歩道┆SPUTNIK.HK

【一期一会】日本。東京┆御岳渓谷遊歩道┆SPUTNIK.HK

因為有日本朋友住東京的緣故,這幾年只要到日本,我都會選擇在東京落地,住在中野。我喜歡中野,正如之前介紹中野的文章「中野 Nakano」中說過,因為我喜歡那邊散發出來的一種東京在地人的生活感。 住在中野也有一個好處,就是只要在中野駅跳上JR中央線/中央.總武線,你就可以出發到東京西部的近郊去。中央線是條會途吉祥寺、三鷹市的路線,所以只要你曾經去過吉卜力辦的「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你就一定曾經乘搭過。之前,我也曾經乘坐這條路線到高尾山去爬山。 因為有了上次去高尾山爬山的愉快經驗,所以這次出發之前,我就找好了目的地,想要到東京近郊再爬山一次。這次我選了的地點是位於東京都青梅市御岳。 乘JR中央線到立川駅,轉乘青梅線,在御嶽駅下車。只需大概80分鐘,就能從繁忙得很的東京大都會風景轉換成翠綠的大自然風貌。 下車的御岳駅規模不大,從小小的車站一出來,大概是因為當造的關係,就看到一個老婆婆在賣山葵。有說,我們現在在壽司店吃到的wasabi,其實都不是真的由山葵所造的,它其實是由一種叫辣根又稱山葵蘿蔔的植物的根部所造的。 要登御岳山,其實是以由御岳駅轉乘「西東京巴士」營運的路線巴士前往御岳山登山纜車站「滝本」的。但站在御岳駅前,看著眼前的群山,再看看手機上的google map中顯示,那不過2.5公里的距離,而且秋天的天氣也非常清爽。心想,既然都要登山,何不就順道一訪有名的「御岳溪谷」,放慢腳步,邊走邊拍? 走過車站前的馬路,在很當眼的地方,很容易就看到標示。沿著標示,聽著潺潺水聲往下走,就會來到「日本名水百選」多摩川上游的「御岳溪谷」。 多摩川,起源於山梨縣與崎玉縣交界的笠取山,途經山梨縣與神奈川縣,流入奧多摩湖之後被稱為多摩川,最後會流入東京都,流經羽田國際機場,最後與大海相遇流入東京灣。 而多摩川的「多摩川八景」:多摩川の河口、多摩川台公園、二子玉川冰庫島、多摩大橋付近の河原、秋川溪谷、玉川上水、御岳溪谷及奧多摩湖,都是由日本市民所投票選出,最能代表多摩川的美景。 我來到御岳溪谷的那天碰巧是星期天,大概那天正好有獨木舟競賽的緣故,一路上我都碰到選手們抬著獨木舟由下游走到上游,休息一下然後再下水。也看到有選手在水流非常湍急的石間練習。作為一個喜歡拍照的旅人,最開心的就是能遇上這種出乎意料之外的場景,除了能暸解當地人的習慣與嗜好以外,還能拍出跟一不一樣的照片,看到別人別的時間去時看不到的場景,絕對是一個攝影師能遇到的最佳收獲。 御岳溪谷的非常適合散步,置身於山谷之中,兩邊都是青山綠草作背景。正因如此,你絕對可以想像得到,在春秋的櫻花或是紅葉季節,這兒一定會更美不勝收,叫人讚嘆不已。 一路上你還能看到不少在地人會一家大少開車來玩水,或是老人們會在溪邊寫生,我想要是我住在這兒附近,我也一定會每個週末來到溪邊,就算是什麼事不做也好,也能好好的渡過每個週末。 的確,這樣的光景,確是我等來自城市的旅人無限嚮往,欲又感覺遙不可及的呢。 #canon #CanonFullFramer #japan #日本 #Tokyo…

【一期一会】日本。大阪┆難波・心齋橋・道頓堀┆SPUTNIK.HK

【一期一会】日本。大阪┆難波・心齋橋・道頓堀┆SPUTNIK.HK

我想沒太多旅人會喜歡大阪,曾經我也一樣。一直以來,我都把大阪當作走進關西的門戶,當作一個中轉站,從不會在大阪待太久。正因如此,我每次在會選擇在難波落腳,始終要出發去機場、或是關西各地也好的,住在難波一定是最便利的選擇。 提起難波、心齋橋、道頓堀,我想大多走訪過多次大阪的旅人,一定會嗤之以鼻。始終那裡太多遊客、太商業化、商店的種類也太無聊。 但或許你不太會相信,我總覺得難波、心齋橋、道頓堀,有種無形的吸引力。不知怎的,我總覺得那裡的雜亂的景色、過多的霓虹招牌很美。所以每次到大阪,我都總會以道頓堀川為中心,在那裡的周邊花點時間去拍照。 或許你會奇怪,同樣來自大城市的我,為什麼會對大阪這個城市這樣的好奇?我也曾經好好的把這個問題思考過一遍。最後我把我想到的答案,都寫進了我筆下的小說《浮士德的惡夢》的短篇故事《渡邊雪》之中: 「身為一個時間旅人,靳鉄生彷彿擁有無盡的時間,讓他可以穿梭於時間之間,在不同的城市之中遊走。最近,靳鉄生在京都逗留了一段很長的日子,他很喜歡這個宗教與歷史痕跡滿佈的城市。在京都待久了,靳鉄生就走到了大阪,想看看這個日本第二大的城市,究竟長成什麼模樣的呢? 由於出身自大城市的關係,靳鉄生以為他是怎也再受不了大城市的繁華的。但當他站在道頓堀的那條人工運河的一旁,看著江崎固力果在人工運河上方竪起的大型霓虹廣告牌,靳鉄生還是沒有法子不感動起來。始終,雖然我們明知那些名勝古跡,並不會因為你不到臨而不存在的;而且,你可能早就從不同的途徑、在不同的媒介上,把那些名勝看過了千多百遍。但旅行的意義就莫過於,你親自的用你雙眼雙腳去確認一次。雖然確認的過程或有艱澀、或有失望也好,但能夠親見目睹、親身感受,那仍然是一份莫大的福氣!就正因為那樣,我們才能夠有不住地走下去的理由。」 我想這大概就是我喜歡旅行的原因吧! #canon #CanonFullFramer #japan #日本 #JNTO #welcome2japan #toyama #大阪 #osaka #難波 #namba #心齋橋 #shinsaibasi…

【Portrait】專訪視障三項鐵人運動員.朱健驊 & 拍檔.譚祖迪┆#52┆熱血時報 Passion Times

【Portrait】專訪視障三項鐵人運動員.朱健驊 & 拍檔.譚祖迪┆#52┆熱血時報 Passion Times

專訪視障三項鐵人運動員.朱健驊 & 拍檔.譚祖迪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1-05-2018/43157 《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canon #CanonFullFramer #DisabledSports #hk #hongkong #interview #passiontimes #Triathlon #殘障運動員 #熱血時報 #視障三項鐵人 #訪問 #香港 #Portrait…

【一期一会】日本。富山┆呉羽山公園展望台・新湊大橋・海王丸パーク┆SPUTNIK.HK

【一期一会】日本。富山┆呉羽山公園展望台・新湊大橋・海王丸パーク┆SPUTNIK.HK

以前要飛日本,我大多都會選擇香草或是樂桃航空。這一次我選乘了Jetstar,原本就沒有什麼期待,但真想不到Jetstar最後的感覺,竟然出奇的不錯。來回時在機場Check in都不需要排隊,登機的安排也做得很好,座位也沒什麼好手人5剔。不過,要是再選乘廉航飛大阪的話,只要價錢合理,我想我大概還是會選乘樂桃航空。因為樂桃航空淩晨的班次,起飛與抵達的時間都實在太好。Jetstar的晚上航班時間,是晚上9時出發,淩晨1時左右抵達;而樂桃的淩晨航班時間,則是淩晨1時出發,清晨5時左右抵達。樂桃的航班時間,令我可以省卻了在關西機場等待日出時,那種令人難受的半夢半醒狀態,確實是種令人感動的功德無量。 淩晨2時辦理完過關的手續,在關西機場的Familymart吃過了宵夜,在半夢半醒的彌留狀態中,終於捱到了到清晨6時。然後,在關西空港駅,終於換好了早就在香港訂好的「關西&北陸地區鐵路周遊券」,跳上火車,由關西機場出發往富山去。乘「Haruka特急」的話,要在新大阪換車,換乘「雷鳥特急」,直抵金沢。拉著行李下車,時間大概是早上10半左右。由於距離富山酒店的check-in還剩下很多的時間,所以我決定把行李寄放在金沢車站的投幣式置物櫃,然後跟久別重逢的金沢聚一聚舊。聚舊的時間雖然很短,但能一睹雪中的21世紀美術館,確實是不往此行! 要去日本北陸的話,我想大多的旅人都會選擇以金沢為中心,然後到周邊的城市、景點裡去。但由於4年前,我曾經在金沢待過的關係,也因為我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居住於富山的藝術家的緣故,所以這次來到日本北陸,我選擇了待在富山。 然而日本北陸冬天的天氣是可以很惡劣的。我在出發之前的一個星期,北陸地區風雪就大到一個陸路交通都快要癱瘓的地步。為怕可能要滯留酒店,所以這次我難得的預訂了溫泉酒店。我想如果真的去到一個無法走得很遠的地步,至少還可以擁有有一個溫泉假期。 離開金沢,來到富山,一下火車,就受到日本藝術家朋友的照顧。她先直接開車送我到了酒店,待我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行李,就再跳上了她的車,帶我去玩。原本她是打算帶我去大牧温泉那邊,坐庄川峡湖上的遊覧船,去看山川峽谷的,但耐何天氣太過不穩,她生怕路面會有結冰狀況,沒信心開車進山裡去的緣故,所以朋友決定開車帶我去氷見市,去吃海鮮跟泡溫泉。 往氷見市的路上,朋友中途把車開上了山路,停了在能從高角度去俯瞰富山市的xxx觀景台。雖然那天的天色不算是很好,但在展望台看出去,還是隱隱的在背景中能看包圍著富山的立山山脈連峰,要是天氣好的話,我想這片景色一家會更為壯觀。 然後朋友把車開向新湊大橋,朝著「海王丸公園」開去。我們抵達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五時左右。可能是太冷也太晚吧,「海王丸公園」顯得很是冷清,就只剩像One piece的海盗船一樣的「海王丸」一人,獨自的聳立著。海王丸號帆船是艘由1930年起,服役了59年的商船學校的練習用船,雖然由1992年起已經不再會航行,但據資料所說,每年的4月至10月,這艘海王丸仍是會展起船帆,還大家登船參觀的。 由於2014年時,富士灣被「世界最美麗海灣組織」將之選作世界上最美麗海灣之一,而且據說,到了晚上新湊大橋會點燈的關係,在海岸邊的步道,豎立了一塊「戀人之勝地」的宣傳牌,我想這兒大概也是個當地的政府、旅遊局,想以浪漫為名去打造的一個旅遊景點吧! 但耐何風太大、天太冷,情境也太過蕭瑟,我跟朋友還是急急的回到車上去。一路上,我們邊迷路邊亂找的,終於開到了氷見市。當抵達「氷見漁港場外市場 ひみ番屋街」時,天都黑了,能逛的海產市場也都差不多要關門。我們買了點吃的,就各自去了市場旁的「氷見温泉郷総湯」去泡湯。 終於,我都可以在溫泉之中,找到了片刻的休憇。泡在熱湯之中,我想起了我的台灣朋友曾經感嘆,香港人住的地方,少得連泡湯的空間也沒有。起初我也不以為意。但泡在溫泉的熱湯之中,你很清晰的感受到,不管是疲憊也好、毛孔、肌肉、甚至是神經也好,終究都找到了那放鬆的片刻。那刻我終於明白,為了活在香港這個所謂的大城市中,我們失去了的,實在太多。 我想這種想法,不透過旅行,我大概是無法會在忙亂的生活之中,無固的想起的吧! #canon #CanonFullFramer #japan #日本 #JNTO #welcome2japan…

【一期一会】日本。京都┆高雄神護寺┆SPUTNIK.HK

【一期一会】日本。京都┆高雄神護寺┆SPUTNIK.HK

2015年11月12日,我來到了高雄。只是這個高雄不在台灣,而是在日本京都的嵐山。 是這樣的,我從來都不是個會仔細安排行程的旅人,從和歌山回到京都,我就在想可以往哪裡去找紅葉來看。當然,十一月的京都,紅葉的確隨處可見,但又不想去其他旅人例必會去的名勝跟別人擠,所以就走進了京都火車站旁的巴士綜合案內所,去看看京都當地其他地方的紅葉情報。 高雄這個名字,就此映入了我的眼簾。就這樣決定吧!就算去了有點失望也好,至少回來時還能跟台灣的朋友說,我去了平行時空中的另一個高雄呢! 當然,叫「高雄」的(不管會地方、還是演員也好),從來都沒有讓我失過。 山城高雄地如其名,位處於深山中的山谷之中,而從下車的車站要去神護寺,只有一個方法,就是走到谷底,跨過中間的清淹川,再爬上山去。 下坡不久,就看到了一個買天婦羅的小檔攤,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油鑊中浮著的竟然是一塊又一塊的楓葉。以樹葉作為小食,物盡其用,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走到谷底,看到那流水潺潺的就是清淹川。川的另一旁有條短短的商店街,最叫人看得入迷的,是建在川旁的那間食店。食店除了本店以外,還在河川的碎石上,蓋了個平台,讓客人可以在河川上用餐。能置身在漫天紅葉的山谷中,聽著潺潺的流水聲用餐,最重要是周遭都非常清潔寧靜。站在橋上川中拍著照的我禁不住的在想,如果這個地方是在華人的國度(二岸三地)之中,一定會變得又髒又吵的吧! 無可否認,日本人跟我們對待大自然的態度,是折然不同的。他們會選擇如何不去破壞環境地去融入環境的之中,而我們呢,單是我們在大自然中隨處都見到四野垃圾,你就會知道,我們確實跟日本人的質素相去甚遠。 過了清淹川,就是上坡的路。一路上除了融於大自然中的茶屋與食事處外,就漫山遍野都是紅紅的楓葉。原諒我是字彙不足,但在說到這裡,看著眼前那叫人屏息靜氣的景色,確實不需要再以文字去描述。 值得一提的是,午飯的時間, 我在其中一間食事處,吃了一碗「顏射烏冬 (Bukkake Udon)」。其實那碗烏冬沒什麼特別的,只是這碗烏冬的名字,實在太值得記住了。 神護寺(じんごじ)建於天長元年,即公元824年。其樓門、毘沙門堂、五大堂、鐘樓則是在公元1623年所建成。樓門前上寫著:「弘法大師靈場遺跡本山高雄山」。因為神護寺所侍奉的宗派是「高野山真言宗」是日本佛教真言宗的宗派之一,而其宗祖就是弘法大師空海,有說空海曾在神護寺舉行鎮護國家之修法。而天台宗的傳教大師最澄,也曾在神護寺講解法華經,所以神護寺算得上是日本佛教史上重要的寺院。 但我想這段段的歷史,對大多在秋天來到的旅人也不太重要的吧!因為,大家的目光都聚焦了在紅葉各種姿態的呈現。站在懸崖旁遠看錦雲溪,看著山谷的壯麗、呼吸著我在城市中長不能呼吸到,清新得過份的空氣,我禁不住的感嘆,日本人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能力。但願這個在地震帶上的國度,永遠能把這個國度的美善保存就好了。 #SakuraTale #canon #CanonFullFramer #Fujifilm #ja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