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主之城】旺角 MongKok┆香港.Hong Kong┆SPUTNIK.HK



香港是一個垂直城市,所以走在街上,我總喜歡抬頭四處仰望。那天,在步伐匆忙的奶路臣街,我就看到了掛在藍天的月球,被一重又一重建築框了起來的畫面。而在來來往往的人潮之中,停下來抬頭仰望的,大概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所以我就有幸拍到了這個專屬於我的畫面。


砵蘭街與康樂街,世上大概沒有人會比我更熟悉這兩條街的吧。那一年,我在這裡期待過、興奮過、傷心過、心痛過。雖然,天地一早已經過去,往事大概不會再影響我分毫,但每次來到這裡,我彷彿都會看到當日那個不羈任性的小伙子。看著他,我慶幸我曾經這樣輕狂、曾經這樣義無反顧過。

//這一夜,當他在大閘的前面,聽著電話中女孩子告訴他大閘的密碼的時候,他的手竟然對著密碼的鍵盤,無故的顫抖了起來。顫抖,是因為當下的心情也未免太過復雜了罷。

終於,他都可以越過那道鋼造的大門,走進了他夢寐以求的境地。

終於,他都可以在大閘的另一端去看街上的情景了。

當他凝望著那大閘外的街上,他彷彿可以看到過去的自己;他看見自已曾經在那𥚃心痛的站著、無力的徘徊著;也看見到那個在冷天拿著冰淇淋,一臉興奮的自己。這𥚃原來不知不覺的乘載了他不少的回憶呢!想到這𥚃,靳鉄生不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浮士德的惡夢》後日談。 我的世界末日

//靳鉄生很不捨的把女孩子送到了她家的門口。站在她家的門前,他真的很不想讓女孩子就此的轉身回家,但他更清楚究竟什麼是「無能為力」。最後,他鼓起了他餘下的所有力氣問女孩子,可以讓他抱一下嘛?只是一下就可以了。女孩子微笑了一下,然後,很大方的抱住了靳鉄生...

靳鉄生從來都留不住什麼的,同樣的,女孩子也沒有為了他而留下。當靳鉄生目送著女孩子轉身走進了大廈之內,他抬起了頭,看著那幢長得高高的大廈。究竟裡面有著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光景呢?靳鉄生真的很想一看。

良久,頭抬得倦了的靳鉄生終究都轉身離開,那夜,他偷偷的用手擦走了他最後的一滴眼淚。//

《浮士德的惡夢》六。彌敦道

這裡是亞皆老街你我或是遊客都比較少到的一邊,這裡可以說是旺角這個繁榮商業區的背面。至於這群上了年紀的人在排隊等待什麼,我不知道。但連頑固的老人們,都乖乖的戴上了口罩,就是2020年獨有的怪異光景。



相片記載了時代,待廿年、三十年後,一張再普通的相片,都會是時代的見證。就像這相片記載了的,原來2020年的電話號碼是由八位數字組成;原來美其名叫作床位、太空艙,實質如籠屋般的床位,就要叫價港幣$1200-2800,這大概反映了香港土地貧乏、施政差劣,為貧窮基層帶來的住屋問題。更諷刺的是,在租房的街招旁,有另一張一樣的大少、設計類近的街招。街招是炒股票贏錢學習班的廣告。廣告的最後這樣寫道:「知識改變命運」。沒錯,這句話確實是不爭的真理,但看罷整張相片上的所有文字,我不禁會問:「知識改變命運……是真的嗎?」


#sputnikhk #人造衛星的旅人 #無主之城 #CityofLost #DiscoverHongKong #streetsnap #街拍 #travel #旅行 #旅遊 #香港 #HongKong #黃大仙 #WongTaiSin #旺角 #MongKok #Canon #CanonR5 #RF85 #CanonRF85F2

發佈評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戶。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戶。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戶。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戶。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