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2020 : 12 : 31 . 《然後.怎樣》. 貳零貳零┆靳鉄生┆ESCAPE.HK

「然後.怎樣」這個年度回顧系列,我一直都在用同一個格式寫了十年。

2020年大概是我活著以來最奇怪的一年。奇怪不盡是所謂的疫情肆虐,最叫我覺得奇怪的卻是普遍人類的不加思索的過敏反應。明明所謂的病毒就沒有2003年SARS般可怕、明明不過是場流行性感冒、明明根本是場全球性的政治操作、明明就是場強姦式的全球性經濟洗牌,但可悲的人們(特別是不分顏色的香港人)就是要將之當作B級喪屍末日片來看待。全民不分政見盲目篤信所謂專家的胡說八道、全民忽爾一夜間由忿怒的公牛變成如羊般的順民、全民更文革般化成矯枉過正的篤灰「防疫撚」,可笑可怕可悲。

這一年,我猶幸從老早就選對了朋友、選對了族群。使得我能在這荒誕荒謬的一年,不至於跟別人一樣,老是埋怨這一年過得有多苦、有多差。這一年,我有愛可做、有社可交、有飯可吃、有會可聚、有工可做、有錢可搵、有東西可學、也有好好的進步。這一年我選擇了當一個會清晰思考的正常人、我選擇了不做「防疫撚」、我更選擇了不屑做個屌「防疫撚」的「反防疫撚」,感謝感慨感動。

撇開那愚蠢至極的疫情不說,2020年我驚訝令人我最深感受的,竟然是我看到了「因果」。這一年不論是自身的事也好,還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也好,我見證了很多當下你不以為意的事情與決定,原來終會在某日結出「果」來。看著那些或好或壞的「果」,我百般滋味、感受很深。

2020年,這一年或者很差,但我這一年沒有被偷走,也沒有自怨自艾。雖然不是容易過的一年,但也總算是努力迎難而上。年末結算,我為 #熱血時報 製作了三本書籍:《#有種罪犯叫狂暴警察》、《#冤有頭》、《#墓靈娘》,製作了二張唱片:#劈啪樂壇《#WeareHongKong》、#陳青昕《#JustYouandMe》,製作了兩個MV:#劉諾生#JohnLaudon《#一起》、陳青昕《#海市蜃樓》,製作了節目《#聚焦訪談》、《#集結學生妹》的intro、有幸在熱血時報開了新節目《聚焦訪談》,為《聚焦訪談》拍攝了十七集portrait,攝影上進深了食物攝影的造詣、拍攝了「#2020年台灣大選」,拍攝了台灣「#開拓動漫祭#FF35」,拍攝了兩次「情色系列」的新作,我的戰友由Canon #5DmkIII 換成了Canon #R5…… 這一年確實是我停擺不停蹄的一年。

2020年雖然你惹人討厭,但我還是會感謝你給了我這荒誕之極的一年。這一年雖然悲情荒謬,但至少我沒有被無知打倒、我有好好努力的活著。

#村上春樹 的《#舞舞舞吧》中「我」是這樣跟只有十四歲的「雪」說的:

//#不要死要活下去。//

#舞舞舞吧村上春樹

我信The worst is yet to come;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是真的, 不管這是 #最好的時代 也好、是 #最壞的時代 也好,不要死,要活下去。死了就沒戲可唱了。

2020年,再會了。-還好,你與我一樣終究只會活一次而已。

你好好的去吧!我還有更大的挑戰在我的前頭呢!

Good bye!

Thank you and the job well done。

至於2021年嘛…… 其實每一年走到最後,我最想說的還是這一句:

「新乜鬼野年丫,咪又係捱世界⋯⋯」

發佈評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戶。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戶。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戶。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戶。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